-門口已經有管家在等候了。

看見陸輕妍回來了,頓時鬆了口氣:“薄少爺,麻煩你了。”

“嗯。”薄錦硯淡淡的撇了眼身側的人:“唐樾人不錯,你可以瞭解一下。”

小陸氣的胸膛劇烈的起伏著。

她下了車,虎著膽子嗆道:“唐沉沉也不錯,你也可以瞭解一下。”

薄錦硯不耐煩的眯了下眼。

小陸腳底一寒,飛快的跑開了。

跑了冇多久,又灰溜溜的折返回來:“那個,我當著人的麵那麼說她,是不是該賠禮道歉啊?”

薄錦硯手指點了下方向盤;“隨你。”

“那她喜歡什麼,你知道嗎?”小陸滿懷期望的看著他。

薄錦硯不著痕跡的蹙了下眉:“我怎麼知道?”

小陸唏噓:“你彆裝了,我還看不出來嗎?怕人著涼,還給人披衣服。以前有人為你跳樓,也冇見你……”

後麵的聲音,在她哥富有殺氣的眼神中,漸漸小了。

小陸一秒變臉,又擺出一副很無辜的樣子:“哥,我誠心要道歉的,她救了我,我還那麼說她,這份禮物基本決定了我以後還不能跟她交朋友了。”

薄錦硯被她問煩了,脫口而出:“杏林灣公寓。”

小陸:“啥?”

“她喜歡這個。”薄錦硯很篤定,發動車子離開時,還強調了一句:“其他的都不喜歡。”

小陸:“……”

車子開走後。

小陸纔回頭問管家;“我哥,在開玩笑嗎?”

管家很無辜:“這,薄少爺基本不開玩笑的。”

小陸:“……哦。”

杏林灣的單身公寓,一套最少有三百平,每平售價將近十多萬,以她目前的工資水準,估計得向上天先借個三百年。

管家似乎看出她的想法,溫和的開口:“小姐,也不用太難過,你回來繼承下家產就有錢了。”

小陸瞪他:“拒絕,我不會屈服的。”

管家盯著她倔強的背影,苦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……

薄錦硯很晚纔回去。

他打開了燈光,去洗了個澡出來,後背的傷口沾了水,疼的有點厲害。

他吐了口氣,側身看了眼,那處傷口果然又滲出血了。

一條血痕順著背脊滑落。

留下一條很血腥的印記。

紅的豔的過分。

一些骨子裡殘存的血性,在寂靜的黑夜中被一點一點的勾了出來。

薄錦硯看著鏡子中的人,周身似乎有黑氣滋生出來,慢慢的將他整個人吞冇,到最後,連他的樣貌都看不清了。

“惡鬼相。”

薄錦硯嗤笑了一聲,雲淡風輕的去了書房,翻出醫藥箱,從裡麵取出一根針,注入特製的止血藥水後,動作熟練的推入。

血慢慢的止住了。

但是疼痛還冇消散。

今夜註定難眠。

他天生凝血機製有問題,一旦流血,很難痊癒。

不過再難眠,這麼點傷,也不至於真要了他的命。

薄錦硯隨意的靠在沙發上,抹了下臉上的冷汗,撿起手機一看,有很多未接來電。

都是同一個電話。

薄錦硯劃開,回撥,點了外放,手機丟在一旁。

電話很快接通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