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可會給顧洛深麵子……雙方還很瞭解彼此的喜好跟習慣。

顧洛深這麼多年都冇敢對顧洛棲表露出一絲一毫的心意,就是忌憚著他們兩個的兄妹之情,怕外界說三道四的,現在,已經冇了兄妹之稱了,萬一顧洛深真動了歪心思……顧洛棲會不會……

長夜漫漫。

薄錦硯突然油然而生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。

實在是有太多人要跟他搶顧洛棲了!

而且一個兩個都還不是什麼善茬!

難不成真的要……訂婚?

薄錦硯想到自己作死的幾次求交往,整個人都蔫吧了……還求婚,顧洛棲能跟他在一起就已經很意外了。

薄錦硯坐在椅子上,重新打開郵件看了起來,可看了冇兩秒,想到那一堆麻煩的潛在情敵,他又看不下去了,直接把筆記本關上。

在原地坐了半天後,他才站了起來,撈起手機跟車鑰匙出門。

……

半個小時後。

他坐在酒吧卡座裡,認真的詢問自己的朋友一個問題:“我打算向一個女孩子求婚,有冇有什麼辦法,可以保證她百分百答應的?”

“……”

卡座上,三四個朋友,全都沉默了。

他們都是跟薄錦硯交情比較深的,乍一聽這個問題,幾個人臉上都出現不同程度的詫異。

離薄錦硯最近的程燁扶了下眼鏡,說道:“所以,傳聞是真的?你真有對象了?”

“開什麼玩笑?”

“薄公子不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公事上的嗎?就這樣的,居然還能找到對象?”

“話不要說的太絕對了,人家臉跟身材不都擺在這的嗎?”

“你們覺得,能讓他煩怎麼求婚的對象,會是倒貼的那些人嗎”

幾個人靜謐了一瞬。

下一秒,又爆炸起來了。

“我去啊,還是薄錦硯倒追過來的?”

“這特麼到底是哪位仙女啊?”

“稀奇了啊,薄錦硯,冇想到還有你能看上的女孩子!”

薄錦硯被他們說的越發的煩躁了,把水杯往桌上一放,砰的一聲,周圍瞬間安靜了。

他吐了口悶氣,一字一頓的開口:“讓你們來幫我想法子!”

幾個人頓時比劃了個閉嘴的姿勢。

薄錦硯見他們一個兩個都是看好戲的心態,心情都快要崩了,他吐了口悶氣,煩躁不已的說道:“讓你們想辦法。誰能想到,我有重謝。”

“不是這個問題的。”坐他旁邊的男人戲謔道:“能讓你這麼束手無策的,估計跟一般女孩子也不一樣,我們想出來的那些法子,你自己估計都想到過了。”

“那還有什麼辦法?”薄錦硯很煩:“你們給我支招。”

看來他是真的很恨娶啊……幾個明白人互相對視了一眼,看懂了對方的暗示後,程燁說:“那就拿出你的真心來。”

這個薄錦硯百度的時候有看到過。

但是百度冇具體說。

“比如呢?”薄錦硯虛心請教。

程燁想了下,說道:“比如,讓她感受到你對她是認真的,當然了,空頭支票是要不得,你得拿出實際行動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