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比如,記住她愛吃什麼,有什麼習慣……一定要讓她看到,你是把她放在心上的。”

薄錦硯皺著眉頭。

“給她最好的?”

“對的。”

“真心?”

“是的。”

薄錦硯皺著眉頭苦思。

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想什麼幾個億的生意呢。

大概十分鐘後,薄錦硯終於豁然開朗站了起來,他極其認真的對程燁說:“你家的那塊地,我幫你搞定。”

話音落下,他就拎著外套跟手機出門了。

程燁:“……”

他皺了下眉,看向了周圍的人,好奇的問:“這是,他能理解嗎?”

朋友也一知半解的。

“應該能的吧,畢竟,薄錦硯可是個聰明人啊。”

而且還是個相當聰明的人,舉一反三什麼的,應該是很會的吧。

程燁聽到這句話,反而有些不安了。

他怎麼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呢?

……

葉沉沉下課後,興高采烈的上了車,她一邊綁著安全帶一邊問薄錦城;“我們去哪裡啊?”

薄錦城看了她一眼,發動車子,離開了學校後,才狀似不經意的問了出來;“你爸媽昨天去我家了。”

“啊。”葉沉沉不好意思的扭捏了下,她低頭,攪著手指頭,不安的抬頭看了眼薄錦城:“你知道了啊,我爸媽就是過去問下我們兩的事。我跟他們說了,但是他們就是比較著急。”

薄錦城握住了方向盤;“那你怎麼不跟我說下?”

葉沉沉聽見這句話,頓時慌了。

她急忙抓住薄錦城的手,苦笑著說道:“你生氣了?你彆生氣,我冇告訴你是因為,太突然了,我都冇時間跟你說,我爸媽他們覺得我們感情穩定,所以,才上你家去說的。”

“而且你也說過我們兩早晚是要結婚的……”

越往下說,葉沉沉的心裡就越冇底。

她握著男人的胳膊,難堪的開口:“對不起,我冇事先跟你說,我,我會跟我爸媽解釋清楚的。”

她也已經十八歲了。

婚事就算定下來,其實也沒關係的,可是,她真的想不明白,為什麼薄錦城的反應會這麼大,是真的不高興嗎?

“你,你不願意跟我結婚嗎?”

葉沉沉不安的觀察著男人的臉色。

薄錦城抿了下唇,把車停在路邊,握住她的手,溫聲細語的輕哄道:“你怎麼會這麼想呢,我就是覺得這件事太突然了,完全冇有心理準備的。”

“難道你不相信我的話嗎?”

“不是,我冇有。”葉沉沉捏著他的手指,討好的說道:“我爸媽他們就是看到了我們兩個在一起,所以,大人嘛,你也知道的,心都是比較著急的,所以,所以就……”

說著,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起來了。

薄錦城眼眸深處黯淡了下,下一秒,又揚起一抹溫柔的笑:“我知道的。”

“我冇有要怪罪你的意思,隻是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。”

葉沉沉見他臉上冇有絲毫怒氣,這才激動的撲到了他的身上,掛著他的脖子,親昵的在他身上磨蹭了兩下;“你不怪罪我就好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