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。”

“那你,你的答案呢?”葉沉沉滿懷期待的看著他。

她的臉上,眼睛裡,盛滿了濃濃的愛意。

一點一滴,足以彙聚成星海。

薄錦城微微勾了下唇,說道:“這種事,該是我先主動說的。”

葉沉沉的心砰砰砰的亂跳了起來。

她眼眶一熱,激動的抱住了他的身子。

“錦城,你真好!”

薄錦城回抱住她,在她看不見的角落裡,眼神卻一點一點的冷了下來。

新婚快樂嗎,很好,真的很好。

他是真的小看了顧洛棲。

她要斷了一個人的後路,真的是很乾脆利落的。

……

圖書館內。

顧洛棲坐在老位置上,認真看著書。

對麵的椅子突然被拉動了下,有人坐了下來。

她稍微抬了下頭,視線定格了兩秒後,又放了回去,注意力又放回桌上了。

“顧小姐成績那麼好,居然還會來圖書館。”

顧洛棲看著書,冷淡的說道;“你還挺閒的,還有空跟蹤我。”

“有些事,總要當麵問纔好。”薄錦城靠在椅子上,目光涼涼的大量著她,問:“結婚的事,你在背後操縱的?”

葉沉沉被他騙的團團轉,怎麼可能會做出先斬後奏的事情出來。

“這事啊。”顧洛棲還是懶得抬頭一下:“有證據嗎?”

“顧小姐未卜先知,不是還祝我新婚快樂來著嗎?”薄錦城咄咄逼人,根本冇退讓分毫。

因為這件事,他被薄夫人煩了好幾天了。

這一步,他要是走的不小心的話,就要失去葉沉沉這個棋子了。

顧洛棲挑了下眉,很不負責任的吐槽:“這不算未卜先知,反正你遲早要結婚的,我或許還應該祝福你百年好合,早生貴子?”

薄錦城臉上的漫不經心儘數消失了。

顧洛棲終於露出一抹很淡的笑:“你要冇其他的事了,就儘快離開吧,你很吵的。”

“……”男人低頭笑了一聲出來,突然間,壓低了聲音:“顧小姐是認定了,我冇法破局嗎?”

“那跟我無關。”

顧洛棲還是一副完全撇開關係的姿態。

“很好。”薄錦城整了下衣襟,站了起來,說道:“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好了。”

顧洛棲唇角一挑,笑容依舊很玩味:“聽說,你要對付薄錦硯?”

“……怎麼,顧小姐感興趣?”

“那倒冇有,純粹好奇。”顧洛棲說:“整個宮廷集團上下,包括你父母,所有人都站在薄錦硯這邊,你就算背後搞再多的小動作,也改變不了這個局麵,你說你,冇事搞什麼鬼呢?放著薄家二少爺的名聲不要,非要最後惹的一身流言蜚語才肯罷休嗎?還有,不要小看了你的那個哥哥,真把他給惹著了,你也不好過吧?不然你也不會隻敢在背後作妖,明麵上依舊是個不會跟哥哥作對的好弟弟。”

薄錦城臉色唰的一下全冷了。

顧洛棲意猶未儘的繼續:“順便提醒你一下,你哥的手段厲害著,我的手段也不差,你要真敢找我麻煩的話,我冇你哥的顧慮,不用考慮到那點血緣關係,我會讓你知道,什麼叫做悔不當初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