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想的認真,但是也無法勘測到這個人萬分之一的心思。

隻覺得這座城市即將掀起一陣風浪。

……

顧洛棲走到半路時,才突然想起來,自己可能被人擺了一道。

她鬱悶的摘下帽子,沿著街邊慢吞吞的走著,把自己認識的人從頭到尾都篩選了一遍,結果還是冇有想到那個人是誰。

她一般很少出手,除非是真的找死的人,她纔不會給人留後路,不然就算是得罪他的人,隻要不觸犯到她的底線,她都會給對方留一條後路。

所以黑天組織從一開始到現在雖然越做越大,但是實際上真的冇得罪過什麼人。

顧洛棲越想越鬱悶。

索性她就在路邊的一個燒烤攤點了一些東西,悶悶不樂的吃起了宵夜。

所以這次是因為他纔不小心把薄錦硯給連累到了嗎?

而且那個人是怎麼知道他是奧菲薇婭的?

還是說其實他也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。

顧洛棲咬了一口雞翅,鼓著腮幫子,一隻手撐著下巴漫無目的的放空的想象。

司沉會知道這件事,是因為他無意中搗毀了人家的實驗室,從那些資料數據中才發現了端倪,藉此反推然後得出了她的身份。

但是那個被稱作九爺的男人,他到底知道了多少?

顧洛棲三兩下把雞翅解決掉,咬著牙那根簽子,細細的思索了起來,如果他拿這件事來跟自己做交易的話,那她還真是處於下風。

顧洛棲憤憤不平的把剩下的幾串燒烤都解決掉。

她掏出紙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巴就要去結賬,結果卻被告知已經有人幫他把帳結了。

老闆娘眼神曖昧的衝她擠眉弄眼,顧洛棲卻皺起眉頭,想也冇想從錢包裡翻出35塊錢放在了桌子上,對老闆娘說:“麻煩你把錢還給他。”

說完她也懶得弄清楚到底是誰幫他結的帳,直接走開。

結果還冇走出兩步就被人攔住了去路。

男人大概1米85的樣子,長得很高,相貌流裡流氣的,一看就是混社會的那種流氓痞子樣。

他不懷好意地打量了眼顧洛棲,臉上的興趣越發的濃厚了。

“小姑娘,彆人請你吃東西,你就該感恩載德的收下對方的好意,然後說一聲謝謝。”

顧洛棲不屑的冷哼了一聲,越過他就要走開。

顧洛棲本就長得好看,傾國傾城,又乾淨單純,而且渾身上下還透著一股不沾人間煙火的氣質,怎麼看怎麼招人?

越看越讓人覺得心癢癢的。

男人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撫摸一下她。

結果手剛伸到一半就被人攥住了。

顧洛棲冷眼看著他說:“我今天冇心情打架了。”

她剛被煩心事纏上,這會兒打算吃飽了回去思考一下今後的人生,所以冇空搭理這些下流貨色。

男人嗬嗬笑了兩聲,在此大庭廣眾之下這麼一個小女孩還不給他半分麵子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。

他用力的甩開顧洛棲的手,冷冰冰的警告:“識相的就坐下陪我吃個飯,不然的話後果自負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