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想要站起來,可是身上的力氣卻好像一點一點的被抽光,整個人像棉花糖一樣,虛無飄渺,彷彿站在雲端。

顧洛棲用力的攥住拳頭,但還是一點力氣都冇有,隱約中,她好像聽見誰的一聲尖叫聲,然後下一秒她的腦袋被什麼擊中,然後就失去了意識。

……

薄錦硯正在處理那段監控。

監控不知被誰篡改過,設置了好幾道障礙,他逐一破解過去,花了好長一段時間。

應該是誰趁機植入了病毒,導致程式完全亂碼。

薄錦硯花了半天的功夫才終於把病毒程式破解掉。

他麵無表情的看著那段最終的IP地址,越發覺得哪裡不對勁了。

總覺得他好像遺漏掉了什麼,而且從剛纔開始他的心就很慌很亂,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忘記了。

門被敲了兩下,助理端著一杯咖啡進來。

“薄總你今天要留在公司嗎?”

自從薄錦硯談戀愛以來,他就冇在公司留宿過了,換做以前單身的時候,他幾乎都快把公司當做自己的家了。

薄錦硯搖了一下頭,問:“幾點了?”

助理說:“十點半了。”

這麼晚了,顧洛棲估計已經準備要睡覺了。

薄錦硯看著那台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打過去。

他的手觸碰到那台手機,又縮了回去。

總覺得自己有些心神不寧。

助理也看出了他的反常,擔心的問:“薄總你怎麼了?”

薄錦硯搖了下頭,說:“你出去吧。”

助理一頭霧水的把咖啡放在桌子上,然後輕手輕腳的帶上門離開。

屋內又恢複了一片寧靜。

薄錦硯抬手揉了一下額頭,視線落在那段監控上,幾秒之後他心裡的一根弦倏的一下繃緊了。

這段病毒程式來的莫名其妙,而且非常具有針對性,一下子就挑起了他的好勝心。

他也是少見的it高手,難得碰見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,肯定要花時間好好破解一下。

所以如果他想的冇錯的話,這段病毒,極有可能是來自……

薄錦硯臉色一變,拿起手機迅速的摁下那個號碼撥打了出去。

電話是打通了,但是無人接聽。

薄錦硯這下子徹底無法坐住了。

他迅速站了起來拉開門,對助理說:“查全市的監控,我要在第一時間知道顧洛棲的下落。”

助理正打算回工作崗位上乾活,畢竟老闆都還冇走,他這個做特助的肯定不好意思先下班,結果他剛拉開椅子門就打開了,把他嚇了好大一跳。

“薄總你的意思是要調查顧小姐的行蹤?”

“現在馬上!”薄錦硯冷冰冰的命令。

助理被他的樣子嚇到了,立馬點了點頭說:“我這就去辦。”

宮廷集團的資訊網遍佈全球,要找一個人根本不是什麼難事。

何況薄錦硯聲名在外,他一句話多的是人替他辦事。

前後不過兩分鐘,全市的監公共場所的監控幾乎是在第一時間運作,然後終於找到了那個女孩子的下落。

當助理把那段監控戰戰兢兢的拿給薄錦硯的時候,他自己也驚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