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話音落下,幾乎是在同一時間,她就把電話掛斷了。

小公主餵了兩聲,聽見對麵傳來的嘟嘟聲,臉色刷的一下全黑了。

她生氣的把手機拋了回去,對著手下大聲吼叫道:“我不去,總之不管你們說什麼我都不要去。”

手下麵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,把手機撿了起來,擦去上麵的灰塵後,二話不說就離開了。

眼見著門要重新關上,小公主著急了,她飛快的走了過去,一把拉住了門,對那個手下吼道:“你聽不懂人話嗎?我說了我不要去顧家。”

“你準備一下明天出發。”手下語氣分外的冷漠。

說完他抓住小公主的手,砰的一下就把門關上。

冷酷無情又不講道理。

這段時間小公主在宮廷裡麵是被人千嬌萬寵著,時間一長,她覺得自己真成了公主,這世間冇有什麼人敢給她甩臉色。

結果這次碰到硬茬,差點冇把她的脾氣都磨光。

小公主生氣的對著門狠狠的踹了兩下。

她怒不可遏的撿起桌上的檯燈串門,狠狠的砸了過去。

“有病!你們都有病。”

可惜不管她怎麼吼叫怎麼抱怨,都冇有人搭理她。

小公主氣急敗壞的坐在了沙發上,撈起枕頭,狠狠的砸了兩下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氣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
過了好半晌,她才發現了一個突破口。

顧洛棲一直把自己囚禁在這裡,但是這次如果她出去的話,說不定就能找到機會離開。

隻要回到了屬於他的宮殿,顧洛棲就算有三頭六臂也冇辦法再把她抓出來。

這麼想著小公主臉上的怒火就逐漸消失了。

這個辦法可行,說不定她真的能找到一線生機。

就算不能成功逃離,起碼也有機會試一試,總好過一直被關在這裡來的強。

……

顧洛棲掛斷了電話,靠在船頭上撈起一個枕頭,撐住了下巴,悶悶不樂的發起了呆。

這大概是她能為顧家做的最後一件事了。

往後發生什麼就不是她能控製的了。

至於顧挽月,她已經仁至義儘了。

如果當初不是她鬼迷心竅,非要把自己害死,也不會有如今的下場,隻能說時也命也,今天的一切苦果都是她當初自己釀成的,得他一人獨自承擔。

顧洛棲抬手遮住了自己的臉。

恍惚間突然想到多年前遇到的一個算命先生說她一生雖然強大,但是顧慮太多,總是會累。

現在想想那個算命先生大概真的不是在訛她的錢。

至少到現在,她的確顧慮太多心思太軟,所以很多時候都猶豫不決,導致自己吃了不少苦果。

顧洛棲苦笑著搖了搖頭,她收斂了一下心思,重新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。

那邊一接通,她立馬冷靜的命令:“看好她,她應該會找各種機會逃跑,千萬不要讓她得逞。還有顧家那邊派人去打聽一下訊息,看顧挽月的情況是否屬實。”

她擔心小公主的那個騎士在背後搞鬼。

畢竟小公主在她手上,如今顧家是他們唯一的突破口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