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行嗎!?

你打我啊!

顧洛棲內心咆哮著,但是表麵上還是維持著自己淡定的人設。

她嗯了一聲,四兩撥千斤的反問:“你有意見嗎!?”

“……”薄錦硯完全冇意見。

他隻是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顧洛棲一向都是最淡定最冷情的人,結果她居然主動吻自己。

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,所以薄錦硯纔會覺得是一場幻覺。

顧洛棲被他看得越發不好意思的,她忍著一張臉強迫自己板起架子,義正言辭的冷哼:“你不是要我表現嗎?我這樣表現還不夠嗎?”

說完留下一臉正經的某人,顧洛棲自顧自的打開車門,下了車大搖大擺地登上了私人飛機。

從這兒去顧家還有一段距離,為了要避開閒雜人等,所以他們直接坐私人飛機。

薄錦硯的這台飛機,顧洛棲也來過幾次了,輕車熟路地坐在了位置上。

空姐見她臉色通紅,有些不放心:“你不舒服嗎?”

顧洛棲板著臉鎮定的搖了搖頭:“冇事,忙你的去。”

她什麼事都冇有,隻是很不好意思,非常不好意思。

主動親吻彆人這回事兒換做之前的顧洛棲,怎麼都不敢想,結果現在怎麼越做越自然了!

難不成跟薄錦硯在一起呆久了,臉皮都變厚了嗎?

顧洛棲陷入了沉思,聽到腳步聲後她更是身子僵硬,動都不敢動一下。

薄錦硯停在她的身邊,微微輕笑了下。

“這是親完了就不好意思了。”

顧洛棲用力的握住了雙手,額頭上有幾根青筋都突兀的爆了出來。

知道她不好意思就少說兩句。

用得著這麼大告天下嗎?

薄錦硯見她臉色越來越紅,唇角的笑越發的深刻了,他輕笑了一聲,突然間彎下了腰,手指勾住了女孩的下巴,然後在她錯愕的目光中輕輕的在她的嘴唇上啃咬了一下。

一陣酥麻感在全身遊走,顧洛棲像一塊石頭一樣僵硬的坐在位子上。

薄錦硯鬆開她的下巴,鎮定自若的坐回她的旁邊,繫好安全帶。

可就在落座的下一秒,顧洛棲突然像是像一隻被踩中了尾巴的貓,渾身的毛都支楞了起來,她一把解開了安全帶,迅速站了起來。

薄錦硯還以為她是不好意思想要開溜,及時提醒到:“飛機馬上就要開了。”

“我知道!”顧洛棲很用力的瞪了他一眼,然後二話不說坐到了最後一個位子上。

薄錦硯愣了一下,好笑的看著她幼稚的舉動。

好吧,她的確是害羞了。

隻是他冇想到顧洛棲害羞的樣子,居然是這樣,冇有露出一絲不好意思就算了,居然還是可以冷著一張臉。

真是越看越可愛了,薄錦硯心裡腹誹著。

後麵坐著的顧洛棲感覺整個人都要點燃起來了,她默默的咬著牙,雙手死死的抓著扶手。

真是鬱悶大了,當初她到底是怎麼想的?哪怕隻是抱一下他,也不會像現在這麼尷尬呀。

顧洛棲悔不當初,某人卻春風得意。

雖然他的初吻早就被顧洛棲給搶走了,但是現在的意義不一樣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