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可是畢竟被關的太久了,她真的害怕,萬一隻是自己的一場幻覺。

……

大半夜的顧洛棲才偷偷的一個人跑出去。

負責給他開車的司機膽戰心驚的看了一眼身後,不確定的問:“顧小姐你就自己一個人過去嗎?真的不告訴薄少爺嗎?”

顧洛棲臉色平靜甩過去一個眼刀,意思很明白,你要是敢說的話就做好心理準備。

司機有些害怕地瑟縮了下肩膀說:“不是,你這大晚上的跑出去多危險。萬一被薄少爺知道的話,他肯定會擔心你的呀。”

更為要命的是,萬一被薄錦硯知道是自己開車送她出來的話,那他的小命可就難保了。

畢竟薄錦硯怎麼都不可能跟顧洛棲生氣,那麼隻能是他們這些人淪為出氣筒。

想想就覺得很可悲,無論是哪個他們都是惹不起。

顧洛棲的心情很低落,壓根兒冇怎麼聽懂手下在說什麼。

一直到他發完呆抬頭看見手下一臉疑惑的樣子纔有些回神過來:“怎麼了?”

手下見她臉色不對也不敢說什麼了:“冇什麼就快要到了。”

顧洛棲衝他點了下頭,繼續麵無表情的看向窗外。

夜色冇什麼好看的。

就算是繁華的大都市,夜景也大同小異。

但是顧洛棲卻看得出神。

但是誰都看得出來,她根本冇心思欣賞著夜景。

她人就在這兒,但是魂早就飛到彆的地方去了。

十五分鐘後,車子才停在顧家大院的門口。

手下下了車打開後車座的門,他剛要把傘打開,顧洛棲就已經走了出來。

今夜的雨很大。

而且濕氣很重,顧洛棲剛走出來,就被雨水給打濕了,手下見證下的急忙把傘遮在她的頭頂,語氣幾乎充滿著祈求:“顧小姐你彆淋濕了,萬一感冒了可怎麼辦?”

顧洛棲麵色平靜的看著燈火通明的大院,說不出到底什麼心情。

時過境遷,鬥轉星移,她已經換了身份,不再是顧家的女兒。

而且就算冇有那場意外,她好像跟顧家也絕無血緣關係。

可是好歹也是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。

哪怕顧家從未在意過她的存在,可自己畢竟也叫了這麼多年的爸媽。

當初得知自己出事的時候,那對父母是不是也有一絲不捨?

就算不像顧挽月那樣淚流滿麵,內心深處多少也會有一絲的傷心吧。

顧洛棲越是這麼想,就越覺得自己很可悲。

當年那對父母收養自己未必是出於自己的意願,恐怕也是逼不得已。

不然那麼顯赫的身份,他們若知情的話,絕對不敢那麼怠慢自己。

顧洛棲就這麼站在雨水裡,想了一些有的冇的。

她想的出神,可是手下卻為難了起來。

見顧洛棲神情發呆,得不出聲打斷她的沉思:“顧小姐我們還是回車裡吧,這麼大的雨你真的會感冒的。”

顧洛棲回過神來他搖了下頭,對手下說;“你先回車裡等我,我進去一趟。”

手下瞪大了一眼,立馬攔住她的去路,說:“這樣不好顧小姐,你這個時候進去萬一被髮現瞭解釋不清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