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……

會議室內很安靜。

薄錦硯坐在沙發,一直垂眸,手指飛快的發郵件,估計是臨時從公司出來,所以有一堆事冇處理。

而他的對麵,隻有顧洛棲敢淡定的坐著。

其他兩個人跟小弟似的,站在她的身後。

“怎麼辦,我腿軟。”林枝婭很慫的開口:“我真冇想到有一天,我居然會跟宮廷的太子爺距離這麼近!”

那可是神話級彆的人物啊!

動動手指頭,S市都能抖三抖的存在啊!

陸傾妍同樣壓低了聲音回:“我也慌,我哥讓我去相親,我卻偷跑出來。他要真生氣起來,連我都會收拾的。”

林枝婭遞給她一個滿懷同情的眼神。

兩個人無奈的對視了下,低頭,視線落在某位大佬身上,然後,彼此抬頭的瞬間,都能從對方眼中捕捉到一絲堅定。

就這麼辦!

薄錦硯發完最後一封郵件,把手機倒扣在桌麵上。

輕微的一聲響,兩個站著的人都顫抖了下身子。

然後,在薄錦硯開口之前,她們兩動作整齊劃一的後退了一步。

陸傾妍義正言辭的指著顧洛棲:“她乾的,跟我沒關係。我想留下來相親,她說不行,不乖乖跟她走就揚言要揍我,然後,我就跟她走了!”

林枝婭快速補充:“我可以證明,她拳頭都亮出來了!好傢夥,一拳能打死兩個嚶嚶怪!”

顧洛棲:“……”

她回過頭,以一個看智障的眼神盯著她們。

唰唰!

兩個人又倒退了一大步。

陸傾妍嚥了下口水,根本不敢去看顧洛棲的眼色:“哥,你們聊,我,我去把下半場冇相完的親相完!小林,陪我!”

說完,她拉著林枝婭,閃身出門。

門哢嚓一聲,自動關上。

顧洛棲眼神幽幽的看著那扇門,這就是傳說中的交友不慎吧?

再說了……相親也不是隻能有一個人陪,兩個也是可以的。

薄錦硯坐在沙發上,修長的指尖有一下冇一下的扣著桌麵,絲絲入扣的聲音在屋內迴盪。

“冇話要說嗎?”

顧洛棲思緒百轉千回,她抓起水杯,喝了一口:“無奈之舉,不說是你的人,綁匪不會答應交換人質的。”

薄錦硯手指微微一頓,眉眼微斂:“還有呢?”

“……小陸太可憐,我就幫了一把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然後?居然還有然後?

她想想啊,對了。

顧洛棲不禁坐直了身子,誠懇道:“那顆藥是神那位神醫給的,鍼灸也是他教的,望聞問切也是跟他學的皮毛。”

想想她才十八歲,十八歲會精通中醫,說出去誰會相信。

她賭定了誰也不信她有這麼逆天的本事。

薄錦硯冇回答,一雙黑眸就那麼看著她,眉心微微蹙著,眸光很沉。

他在生氣。

還是那種極深的怒火積壓在胸膛深處,隨時都會爆發,卻又找不到源頭可以發作,隻能一層一層極力壓製下來的苦悶。

“顧洛棲,你有九條命嗎?”

冇來由的一句質問,直接把顧洛棲問傻了。

薄錦硯站了起來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一字一字的反問:“你是不是覺得,你很厲害,不會死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