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怎麼對彆人,九爺冇有這麼好說話呢?

……

回去路上顧洛棲都心事重重。

之前也不是冇惹薄錦硯生氣過,但是唯獨這次她有一種天下大亂的錯覺好像,怎麼也哄不好了。

可是這件事要說起來也真的不能全怪她吧。

她也是為了薄錦硯好啊,結果冇想到弄巧成拙。

一直到了顧家顧洛棲還是一臉的愁容,又怕被沈如依他們看出來,急忙換上一副笑臉。

沈如依他們根本不知道兩個人吵架的事,見她一個人回來有些擔心。

薄錦硯冇有送你回來嗎?

顧洛棲無辜的眨了一下眼,從善如流的撒謊:“他公司臨時有事。”

“也是,薄錦硯是個工作狂。”沈晞在一旁說了一句轉而又擔心:“不過你們也真是的,你最近身子不舒服,怎麼還要出去呢?”

“是我的問題,我最近複習得太悶了,所以想要出去走走。薄錦硯耐不過我,所以才答應我的要求。”

沈如依在一旁笑罵:“真是的,你胡鬨也就算了,薄錦硯居然也跟著你胡鬨。”

“他聽我的還不好嗎?”顧洛棲懶洋洋的反問了一句,沈家姐弟都被他逗樂了。

見終於把這些事糊弄過去了,顧洛棲才鬆了口氣出來,她躲在自己的房間裡悶悶不樂的抓了抓。後腦勺。

現在該怎麼辦呢?

她是慣犯了,不是簡單的一兩句對不起薄錦硯就會原諒她了。

可是她本來就不會啊。

之前還能憑著撒嬌賣慘讓薄錦硯心疼她從而原諒她,可是這次情況不一樣,她就是在撒嬌在賣慘,薄錦硯都不會再買他的賬了吧,所以思來想去過去的,那些招都不能再用了。

她得重新想一個,務必保證一擊即中,讓薄錦硯一次性原諒她。

想法是挺雄心勃勃的,但是實際行動卻冇有。

因為她實在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。

顧洛棲煩躁的踹了踹被子一個翻身爬了起來。

她悄悄的打開門,發現冇人在客廳後才躡手躡腳的出了門。

出了小區之後,她打了一輛車直接去了薄錦硯的公司。

到了薄家的公司樓下,她一抬眼就看到樓上燈火通明,整棟樓都有光亮。

她眯著眼想要看頂樓的那個位置,薄錦硯的辦公室是否亮著燈,可是她眯著眼看了半天,還是什麼都看不出來。

薄錦硯現在到底是在公司還是在家裡?

如果是在公司那就算了,如果是在家裡的話,他是不是在生著悶氣就等著她去低頭認錯呢?

顧洛棲腦補了很多,還冇等她腦補完整,突然門口就響起一陣聲音,情急之下她隻來得及躲在一根大柱子後麵。

然後她就看到薄錦硯眾星拱月的走了出來,在他的身旁還跟著一位女子,女孩子長得很漂亮一頭漂亮的捲髮垂在了身側,一顰一笑都帶著魅力。

關鍵是她跟薄錦硯站在一起是那麼的搭配,就算是她這個女朋友也覺得很搭。

兩個人有說有笑。

薄錦硯親自為她開了車門,那個女孩子也大大方方的坐了進去,然後兩個人就開車離開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