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機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。

他冷笑了一聲,彆有深意的開口:“時先生,非要走到絕路了,才能看清形勢嗎?”

“我有什麼看不開的?”時北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坦然:“反正我也已經得罪了不少人了,能跑出去就算撿回一條命了,如果不能逃出去,我好像也不虧的。”

“反正死路一條啊。”

說著,時北就更加坦然了。

一點也不像之前那個走投無路的人。

司機的臉都黑了下來。

他們也隻是在賭,賭一把,時北是最惜命的那一個,能費儘心思逃跑的人,肯定是想要好好活下去的。

可是,冇想到,他們賭錯了。

時北也能破釜沉舟。

“怎麼樣啊,到底動不動手?”時北有些不耐煩的看著他:“要是不想親自動手的話,給我把刀也成啊,我自己動手總可以了吧?”

司機還是一言不發,周圍的幾個保鏢臉色也變得古怪起來了。

這跟說好的不一樣。

時北那麼想死,倒是顯得他們太被動了。

司機掙紮了一下,必須要從時北嘴巴裡套出話來,不然,他們這一趟算是白白折騰了。

“老大你是見不到的。”

司機不等他回話,就繼續說道:“但是你可以給他打電話。”

“不見到他,我是不會開口的。”時北顯得很遊刃有餘:“我說諸位,我跟你們老大都那麼熟了,還防備著我做什麼?我還指望著他帶我跑路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司機的眉頭都凝了起來了。

雖然,的確是這麼個道理,但是他們還是擔心會有個萬一。

司機想了一下,轉身,拿出手機,打了個電話出去。

電話那邊的人聽完他說的話後,似乎一點也不覺得意外。

“嗯,見吧。”

司機猶豫,有些不放心的提醒:“老大,畢竟他是黑天有頭有臉的人物,而且他對奧菲薇婭的忠誠度,之前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。”

所以,萬一是個局可怎麼辦。

到那個時候可就無路可退了。

電話那邊的人笑說:“放心,帶他過來吧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司機皺眉應了下來,轉身,恰好撞見時北慢吞吞的戲謔,他頓時擰起了眉頭,叫來了保鏢,對他們低聲吩咐了句什麼,然後,才坐上車。

“看來我不用死了?”時北戲謔的反問。

司機反感他的態度,但還是不溫不火的回答:“時先生,既然你那麼想見,那就跟我們走一趟吧。”

“這不就對了。”時北歎道:“你要早這樣,我也不用跟你費這麼多的口舌了。”

司機用力的攥了一下拳頭。

他看起來像是隨時要暴走了。

但最終,還是很溫和的應了句:“時先生說的是,我記住了。”

他是不懂那位爺為什麼要見時北,明知道這個人可能佈置下了陷阱就等著他來踩了,還這麼義無反顧的踩上去,到底圖什麼啊。

……

車子繞了一大圈。

時北似乎真的有恃無恐,他直接在後車座又睡了一覺。

似乎要把這些天的覺都彌補回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