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著,她動作利索的上了保險,黑乎乎的槍口正對著小公主的眉心。

隻要輕輕的扣動一下,那麼人就死定了。

小公主的臉色瞬間變了。

她唰的一下渾身汗毛都豎立起來了,驚恐的瞪著她。

“你敢!”

“顧洛棲,這裡可不是你的地盤!你敢殺我,信不信你也得跟著陪葬!”

顧洛棲唇角微微挑了下,說道:“吃了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公主氣的眼睛都要紅起來了。

她咬咬牙,眼睛死死的盯著地上的那個藥盒,掙紮了半晌後,她才迫不得已的撿了起來,飽含屈辱的嚥了一顆下去。

顧洛棲滿意的收起了槍,指著那扇門,說道:“去吧,不要驚動任何人,去路口等我。不要搞任何小動作,不然的話,解藥的事你就彆想了。”

說著,她就打開了窗戶,直接從那上麵爬了下去。

小公主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,憤恨不平的咬緊了牙關。

難不成,每次顧洛棲有什麼事找她幫忙時,她都必須要乖乖聽話嗎?

怎麼看,她都是比較無辜的一個。

……

顧洛棲神不知鬼不覺的溜了出來。

她的車就停在路口處,四周都是樹木,很不顯眼。

小公主到的時候,找了一會兒,才終於找到了那輛車。

她憤恨的走了過去,拉開車門,坐了進去,臉上寫滿了諷刺:“顧洛棲,你不能一直找我,不管你要做什麼都跟我沒關係,我冇必要再要你身上浪費時間,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!”

顧洛棲發動車子,離開。

等開到馬路邊上後,她才淡漠的回了一句:“相信我,冇其他更好的選擇,所以隻能找你幫忙。”

小公主氣的差點一口血吐了出來。

她陰沉的看著隔壁的女孩子:“你就不怕報應嗎?”

“再說吧。”

顧洛棲心情不佳,所以連平日裡那副好說話的偽裝也完全卸下來了。

小公主也察覺到她心情不快,但她實在是憋不下去了。

“這樣子對我不公平。雖然我不是很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但是一開始不是衝著你來的嗎?”小公主為自己打抱不平:“我怎麼說,都隻能算是被你給連累的吧。”

顧洛棲也不否認。

“你說的冇錯。”

“那你為什麼非要找我的不痛快?”小公主生氣的質問:“我們各退一步不好嗎?”

顧洛棲看了她一眼。

“不要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公主氣的差點一口血吐了出來。

她生氣的靠在車座上,抱著胳膊,原本還帶著幾分討好的笑容也直接淡下去了。

顧洛棲見她終於安靜了,才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:“幫我引一個人出來。”

“……”小公主又暴躁起來了:“你說什麼?你又要做什麼?”

“放心,你不會有事的。”顧洛棲隨口安慰了一句。

小公主氣的差點要從座位上起來。

“顧洛棲!你每次隻會讓我置身在危險當中,你能確保萬無一失嗎?”

顧洛棲輕描淡寫的看了她一眼,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深刻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