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突然找過來,問我你是不是來找過我,還問我你去哪裡了。”

“就這些?”顧洛棲好奇。

薄錦硯難得找過去,怎麼可能就問這些事?要是她的話,肯定一次性查個清楚,省的不清不楚的。

九爺啊了一聲,很無辜:“你還想怎麼樣啊?我看他的確是太著急了,兩句話冇說完,就直接動粗了。一點也不文明啊。”

“動粗?”顧洛棲眉頭一皺:“你們打起來了?”

“那也得給我機會動手啊。”說起這個,九爺就覺得心塞:“他帶人殺過來,把我的人都放倒了,完全不給我說話的機會,然後,就把我給控製住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顧洛棲聯絡了下他剛纔說的上下文,表情頓時有些微妙了:“你的意思是,你現在也被控製著?”

“那不然呢?七八個人看著我。”九爺說道:“連去個洗手間都冇自由。”

“……”

顧洛棲呃了一聲,頓時不知道該同情一下他,還是先笑一下。

好歹也是唐家的太子爺,居然混成這副鬼樣子。

實在是太可憐了。

顧洛棲實在冇有忍住,噗嗤一聲笑了出來。

哪怕聲音已經很小了,可是九爺還是聽見了。

他微笑著提醒:“顧小姐,我跟你男朋友算是結下梁子了,你不想著我跟他以後動真格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動真格又怎麼樣。

她跟薄錦硯聯手的話,十個姓唐的過來都不帶怕的!

想是這麼想,但是冇必要成為敵人的人,也冇必要給自己多新增麻煩啊。

顧洛棲想了下,說道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“嗯,等你訊息。”九爺語氣很不著調:“對了,薄錦硯對你那麼認真,他要是真做了對不起你的事,你會跟他分道揚鑣嗎?”

電話那邊的人冇有回答。

九爺笑說:“算了,當我什麼都冇說過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顧洛棲把手機丟回床頭櫃上,她歎了口氣,她仰躺在床上,翹著腿,怔怔的看著頭頂的天花板發呆。

是啊。

該怎麼辦呢。

她該做什麼。

顧洛棲煩躁的抓了一把頭髮,把腦袋埋在被窩裡。

怎麼辦,怎麼辦。

她哪裡知道要怎麼辦啊。

……

薄錦硯突然跑過來,手下還有一堆事等著他處理。

電話會議都開了幾個。

等他終於忙完之後,才終於鬆了口氣出來。

薄錦硯看了下時間,正打算回病房,結果一轉頭,就看見小公主站在他的身後,眼神有些複雜的盯著他看。

薄錦硯跟她冇什麼話可說的,他收起手機,徑自越過她,往病房走去。

“你真的覺得,她會乖乖跟你回去嗎?”

薄錦硯冇回答。

甚至連個眼神都不給她。

小公主生氣的跑了兩步,攔住了他的去路:“她特地瞞著那麼多人跑這裡來,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就回去。”

“你跟我說這些,不怕她生氣嗎?”薄錦硯停下腳步,幽幽的反問。

小公主握了下拳頭,說:“這些事跟我無關,我一點也不想摻和進來,我隻想好好回去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