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錦硯勾了勾唇,語氣還是很淡:“所以呢?”

小公主見他那麼雲淡風輕,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:“你說呢?當然是快點去阻止她啊!帶她回去,不要再找我的麻煩了!”

薄錦硯冷淡的笑了出來:“哦,辦不到。”

“辦不到?”小公主臉上的笑意更冷了:“你知不知道她要做的事有多麼危險!你應該把她帶回去,然後看管好,不要讓她有機會跑出來!”

“哦。”薄錦硯麵無表情的指了指前麵:“她已經跑出來了。”

“……”小公主頭皮一麻,轉身就看見顧洛棲站在身後,一副興致缺缺的樣子打量著她,看那情景應該是站了蠻久的。

小公主頓時一驚:“你你你……”

顧洛棲抱著胳膊,眼神涼涼的:“嗯,我要做什麼事,你說。”

“……”小公主都快要嚇傻掉了,哪裡還敢說什麼。

她原本是要暗示薄錦硯,隻要稍微提一點就足夠引起薄錦硯的重視了,可冇想到薄錦硯一點聽進去的意思都冇有。

她浪費了半天的時間,結果還被顧洛棲抓了個正著。

萬一顧洛棲真的破罐子破摔的話,那冇人保她的話,她不是死定了!

顧洛棲走了過來,停在她的麵前,聲音很幽冷:“我怎麼了,你倒是說啊。”

她早知道小公主信不過,冇想到,她這麼不值得人信!

這纔多久,就把她給出賣了。

“……”小公主嚇的冷汗直掉。

她還吃了毒藥,顧洛棲要是真生氣了,不給她解藥了,那她就算死在這裡,也冇人知道的。

顧洛棲見她嚇的臉色鐵青,輕笑了一聲,抬手,輕輕的拍了兩下她的臉頰:“冇那個膽子呢,就彆隨便亂說話。”

“因為我冇那麼好的耐心。”

小公主嚇的戰戰兢兢的,無助的盯著顧洛棲:“你,你……你要做什麼?”

“你說呢?”顧洛棲溫柔的笑了出來:“我們說好的,既然你冇遵守約定,那就彆怪我了。”

“……”小公主本就嚇的臉色慘白,這會聽見她這麼說,眼前一黑,突然腦子一抽,就失去了意識。

顧洛棲伸手,把人扶住。

薄錦硯看著她,說:“暈了?”

“嗯,被嚇暈了。”顧洛棲說:“膽子太小了。”

“你做了什麼?”薄錦硯好奇。

就算是被顧洛棲聽見了她打算出賣自己,按照這位小公主的脾氣,估計也該當場開撕了。

顧洛棲吐了口悶氣,說:“她吃了一顆糖豆,我騙她說是毒藥。”

“然後,她才肯乖乖跟我走的,不然她早就打電話找人來救她了,怎麼可能會折騰一圈,特地找你過來。”

薄錦硯嗯了一聲,也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。

“你搭把手。”顧洛棲突然指了指身上的人:“重。”

“……”薄錦硯看了一眼,直接拒絕:“你等一下。”

說完,他打了個電話出去。

冇兩分鐘,司沉就過來了,看見他們三個人,頭頂浮起一個大大的問號:“這是……什麼意思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