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先生直白的跟他對視:“是又怎麼樣?他說的挺對的,我為什麼不能聽?”

“哪裡對了,他自己做了什麼你知道嗎?”

薄錦硯根本就是在欺騙顧洛棲,從一開始就在瞞著她。

“他們怎麼樣關我什麼事。”老爺子說:“我隻關心自己的兒子。我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走彎路。”

跟薄錦硯做對,是從來都冇有好下場的,更何況他兒子居然要搶他的女孩子。

要是薄錦硯發起火來,十個唐家都不夠他玩的,所以敢在事情越發嚴重之前他要掐斷所有的苗頭。

九爺深吸了一口氣,二話不說就要往外走。

老爺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,慢吞吞的說道:“從今以後你都不準再出去了,直到那個女孩子嫁人為止。”

九爺笑了出來,他回過頭看著自己的父親,調侃道:“就算她嫁人了我也能搶回來,隻要我想的話,你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呢?”

老先生危險的眯起了眼,那模樣跟九爺有幾分相似。

“看來你是真的喜歡那位叫顧洛棲的女孩子。”

九爺點頭:“她是個好好女孩,你見到的話也會喜歡她的。”

老先生搖搖頭,說:“我看你是真的中毒太深了。”

“是,但是我心甘情願。”

九爺說著就要往外走去,老先生卻突然開口:“你如果今天離開這裡,那麼她就死定了。”

這句話一出來,不僅九爺就連助理也呆住了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九爺質問。

老先生歎了口氣,坐回沙發上,端起一杯茶喝了兩口,嚥下那口怒火後才心平氣和的解釋:“我在路上動了些手腳,顧洛棲能否平安無事就要看你了。”

不等九爺反應過來,他又說道:“當然了,人是薄錦硯的人,如果他出了什麼事,薄錦硯要是查出來的話,作為你的父親這筆賬我肯定不會連累到你。我會自己承擔。”

九爺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他是什麼意思?

一時間他的腦子裡一片空白,幾秒之後他纔不可置信的反問道:“我不相信你會做這種事。”

“我也不相信,你可以賭一把。”老先生指著那扇門說:“如果不信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。”

九爺的臉色越變越難看,他用力的咬了下牙,怒斥道:“你是不是真的瘋了,這種事都做得出來。”

“紅顏禍水終究隻是紅顏禍水,冇有她的存在,你以後至少不會跟薄錦硯為敵。身為父親,這是我能為你做的唯一一件事了。”

“我看你才瘋了。”

九爺反感的皺起了眉頭,他是老先生一手帶出來的,不動無辜的人是他們倆一貫的作風,可是今天老先生卻對顧洛棲那個無辜的人下手。

老先生依舊溫和的笑著:“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我是為你好。”

九爺閉了一下眼,臉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意:“你非要這樣的話也行,隨便你吧。”

隻是今後他們父子關係恐怕會更緊張。

而且他根本不敢賭,如果顧洛棲出了什麼意外,那做什麼都來不及了。

再者退一萬步說,他已經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不管發生什麼事,隻要顧洛棲查清楚真相,那她就會回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