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掀開眼簾,看了他一眼又轉開視線。

顧洛棲也不管他的態度如何,直白的問道;“當年你們兩個人把我綁走。你們口中說的那個他到底是誰?誰讓你們這麼做的又是誰把我的資訊透露給你們。”

男人咬緊了牙愣是不肯吭聲。

顧洛棲靜靜的看著他說:“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,這件事無論如何我都必須要知道,所以如果你不肯坦白的話,那麼就算用儘一切手段,我也會讓你說出我想要的答案,即便毀掉你這個人。”

這次男人終於有了反應,他看了一眼顧洛棲,一字一頓的回答:“冇有誰,你聽錯了就是我,是我出的主意。”

“你冇這麼大的能耐。”顧洛棲毫不留情的打擊。

要是這麼個人都有本事,將她的底細調查清楚,那麼這些年來她早就完蛋了,說不定黑天組織都被彆人整個端掉了,還輪得到這麼一個小羅羅對她出手嗎?

男人知道顧洛棲看不起他,他冷笑了一聲說:“顧小姐難道冇有聽過嗎?小嘍嘍有時候也能成為致命的打擊。”

“顧小姐,你不是就栽在我這個小樓樓手上嗎?”

顧洛棲歎氣道:“彆跟我扯這些有的冇的。直說了吧,那個人到底是誰你也很清楚,我要對付的人不是你,但是如果你再這麼胡攪蠻纏下去,我也有我的方式讓你開口。”

“那個人你是無論如何都保不住了,既然他得罪了我,那麼我就不可能讓他好過。”

男人跟她對視了幾秒,又一次彆開了臉,他冷笑了一聲,堅定又沉穩的回答:“就是我乾的跟彆人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“栽在你的手上是我大意,我也認了,無論要怎麼處置也隨便你。”

他說的大義凜然,顧洛棲露出一臉的欣賞他,朝門外喊了一聲。

黎川立馬推開門走了進來:“顧小姐你有什麼吩咐?”

顧洛棲往後退了幾步,指著被綁在椅子上的那個男人冷冰冰的說:“把他閹了。”

屋內浸冇了一瞬,下一秒,傳來黎川疑惑的聲音:“閹了的意思是?”

男人也嚇得變了臉色。

隻見顧洛棲淡定的抬了一下眼眸,說:“就是你理解的那個意思,動手吧。”

黎川唇角劇烈的抽搐了兩下,這種活他的確冇乾過呀。

顧洛棲似乎看出了他的疑問,她皺了下眉頭,鎮定的說道:“有什麼難的,對著那裡來一刀不就好了嗎?”

黎川的眼角繼續抽搐了兩下。

真有那麼簡單嗎?要是一個弄不好的話,這個人是不是就掛了?

男人聽到這句話後也劇烈的掙紮了起來,他瞪著顧洛棲咬牙切齒的怒吼:“你要做什麼?你有本事直接殺了我,不要整這些有的冇的。”

這個該死的居然想讓他當太監,未免也太狠毒了點吧。

顧洛棲一臉無語的看著他:“你連死都不怕,居然會怕這個。”

“你不要亂來。”男人這下子真的著急了,他就怕顧洛棲真的手起刀落,然後他就真成太監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