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雖然才三十多歲,但跟柳嫣站在一起,簡直像她的父親。

沈晞看著昔日熟悉的戀人,氣的全身都在發抖。

明明不久前還依偎在他懷裡說著甜言蜜語的人,現在被抓姦在床,還能倒打一耙說不認識他!他自認為瞭解的人,居然還有這麼無恥的一麵!

“你,你們!我跟你們拚了!”

沈晞說著就衝了上來。

警察立馬把人拉著。

柳嫣躲在男人懷裡,添油加醋的對警察道:“你們都看到了,他在警察局還這麼囂張,這種瘋子放出去,還會禍害其他人的!逮著個女孩就說是自己女朋友,這麼缺愛嗎?”

“啊!”沈晞理智全無,跟個瘋子似的,拚了命要掙脫出警察的束縛:“我跟你冇完!”

“安靜!你給我安靜!”警察都快控不住他了,又喊來幾個人,一夥人聯手,才把人給控製住。

警察局內頓時一片混亂。

顧洛棲進來就看見這一幕。

她臉色一沉,喊了一聲:“舅舅。”

沈晞回頭,看見自己的侄女,暴躁漸漸斂了下去,他有些難堪的嚥下淚水。

警察見他冷靜了,才鬆開手,看著顧洛棲,有些狐疑:“你……是他侄女?家裡有其他大人嗎?讓他們來處理這事吧。”

畢竟,顧洛棲怎麼看都像個高中生。

“不用了,我來解決。”顧洛棲走了進來,冷然的目光掃了眼柳嫣,逶迤的眼尾泛著幾分嘲弄。

她見過柳嫣幾麵,比起範姨,她簡直就是個不合格的員工,三天兩頭請假早退,奈何沈晞喜歡,她也就放任不管了。

冇想到,這麼大的能耐,居然玩劈腿這一套。

柳嫣被她看的有些心虛。

顧洛棲就那麼冷冷一撇,她就感覺自己靈魂都被看穿了。

她回頭,尋求安慰:“親愛……”

話頭卡在喉嚨深處。

柳嫣驚愕的看著自己的男朋友,就那麼明目張膽的當著她的麵,一臉垂涎的看著顧洛棲。

女孩子不施粉黛,肌膚瓷白,五官如畫,穿著簡單的白T,藍白的牛仔褲,清純又不失傾城。

男人從未見過這麼好看的女孩子。

一眼就把他的三魂七魄都勾走了。

他有些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:“你……”

“親愛的,你乾嘛。”柳嫣氣的快抓狂了,這個豬頭果然色心不死!

男人咳了一聲,擦了擦嘴邊快要流出來的口水:“那什麼,你是沈晞的侄女?行啊,你看,他把我打的這麼慘,你說要怎麼辦。”

這兩個人一看就是窮人。

賠償費或者坐牢,都是他們擔不起來的。

到時候,他主動對這個女孩子示好一下,提出讓她賣身抵債,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,她一定痛快答應。

越想,男人就越衝動。

顧洛棲冷漠的看著他,問:“你叫什麼?”

來了來了!她果然也是打算賣身抵債吧!

再說,以他的身價,多的是女人像賣給他。

男人直起腰板,驕傲的報出名字:“我叫成正,思林控股董事長的獨生子。”

“哦。”顧洛棲掏出手機:“勞駕,等我三十秒。”

她的手機裝了防窺屏,旁人見不到她在做什麼,隻見她手指飛快的動著,好像有一堆亂碼飛快的從螢幕前掠過。

不多不少,三十秒一到,她就停了下來。

把螢幕懟到成正麵前:“既然是我舅舅把你打傷的,該怎麼辦,你說了算。”

成正楞了下,低頭看了眼螢幕,臉上的血色瞬間褪的乾淨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