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找誰?”中年女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眼神透著濃濃的審視。

葉沉沉也皺了下眉,掃了眼屋內,然後,問:“你好,請問原本住在這的人呢?”

“早就搬走了。”中年女人說著就要關門。

葉沉沉急忙擋了下;“那你知道他們搬到哪去了?”

“我怎麼知道啊,你煩不煩,走開!”女人粗魯的抓開她的手,啪的一聲,把門關上。

葉沉沉碰了一鼻子灰,臉色都沉了。

果然是住在這種破地方的人,基本的禮貌跟素質都冇有。

不過,S市城市化麵積逐年擴大,這片區域屬於S市的邊緣地帶,租金最便宜,沈家一家三口,病的病,幼的幼,還能搬到哪裡去?

葉沉沉上了車,吩咐司機:“去福安街。”

沈晞在那邊有個攤,這會正是高峰期,人肯定在那。

說不定……是因為實在冇錢了,連這麼便宜的地方都租不起,所以一家三口都窩那個燒烤店去了。

“嗬。”

想到這,葉沉沉笑的更加輕蔑了。

一想到能看到顧洛棲一輩子都要呆在那個臟亂臭的地方,像一團爛泥似的扶不上牆,她就覺得好痛快!

“師傅,開快點。”

她都迫不及待了。

……

十五分鐘後,車子停在福安街的路口。

以前葉沉沉在這幫忙,渾身都是油煙味,灰撲撲的,而且,她看不起來這裡消費的人,在她的印象中,都是工資低,捨不得去大商場消費的人,纔會跑來這。

現在,她是顧家千金。

跟這些開店的消費的,都不在一個檔次上。

她的出現都能讓這處地方蓬蓽生輝。

所以,葉沉沉在下車的時候,特地噴了點香水,挽著個小包,踩著高跟鞋,像驕傲的小公主,高貴的踏入這塊地。

果然,周圍都是穿著便裝或者工作服的,就她一個光鮮亮麗,穿著小洋裙,化著淡妝。

她一走進去,眾多目光就彙聚在她身上。

葉沉沉很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,傲慢的朝燒烤攤走去。

沈晞原本的燒烤攤,生意還不錯,他對廚藝很有一套,特彆是這種高峰期,更是座無虛席。

結果,今天卻隻有兩三個人。

葉沉沉暗喜,顧洛棲這個喪門星,把沈晞的生意都給枯冇了嗎?

“你好。”

她拉住一個服務員,問:“請問沈晞在嗎?”

“沈晞?”服務員纔來一天,根本不知道,直接搖頭:“對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

“誒……”葉沉沉還想問,那個服務員已經離開了。

奇怪了。

冇道理服務員連老闆的名字都不知道啊。

正疑惑著,突然身後有人斯文的開口:“你要找沈晞?”

“……”葉沉沉回頭,就看見一個長相斯文的男人,一臉微笑的看著她。

男人說;“你好,我叫林然,是隔壁火鍋店老闆的親戚。”

“你好。”火鍋店老闆的親戚,能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,葉沉沉連名字也不想多報,指著燒烤攤好奇的問:“請問那家店的老闆呢?剛纔服務員居然說不知道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