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方阿姨見過方醫生施針,見這熟練的手法,忍不住問身側的人:“顧洛棲懂中醫?”

顧媽媽:“……”

葉沉沉陰沉的抿著唇,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,難不成,方醫生偷換的藥方,真是出自顧洛棲之手?

這怎麼可能!

她帶著濃濃的質疑,正要出聲打算,就被顧奶奶阻止了。

“噤聲。”

葉沉沉不甘的咬牙:“……”

顧奶奶看著昔日的孫女,她輕蹙著眉,麵上一片專注,下手毫不遲疑,似有光芒自她身上暈染開。

耀眼又奪目。

顧洛棲專注施針,全然冇注意門外的幾個人:“今天最後一次施針,宋太太跟孩子的狀況都不錯。繼續按我開的藥每日服用。宋太太有體寒之症,我等會寫個偏方,每日睡覺前泡一泡,對身體有幫助。等日後臨產日,我再幫宋太太施針,以免她在生產過程中疼痛難忍。”

宋太太感激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,拉著宋先生一再的道謝。

“冇事,舉手之勞,既然碰上了,我也不能束手旁觀。”

顧洛棲把東西收好,拒了宋夫婦的好意,一回頭,卻看見門口站著的人。

她的瞳孔劇烈收縮了下,有些侷促的站了起來。

顧奶奶笑了一聲,走了進來。

“不喊人嗎?”

她半真不假的指責了一句。

顧洛棲猶豫了下,說:“奶奶。”

宋家夫婦看見顧奶奶的到來,也有些驚訝:“老夫人,你怎麼來了?快請坐。”

宋家上一輩的有交情,就算顧爺爺不在了,他們這些小輩的照樣繼承上一輩的遺願。

顧奶奶拉著宋太太的手,寒暄了兩句後,把方阿姨拉過來,直接說明瞭老意。

一聽說方阿姨是方醫生的妻子,宋夫婦的臉立馬拉了下來。

宋先生推了下眼鏡,為難著說:“老夫人,方醫生不守醫德,私自盜用顧小姐的方子不說,還視人命為草芥,擅自修改藥方,差點害死我的妻子孩子,要不是顧小姐妙手回春,恐怕大人孩子都出事了。完了之後,他居然還有臉把黑鍋甩給顧小姐,把自己摘的乾淨。”

其餘三人都震住了。

顧洛棲居然真的懂中醫?而且還很厲害的樣子。

這怎麼可能!

顧奶奶欣慰的看了眼顧洛棲,這個孩子終究是長大了,她也可以放心了。

“洛棲,你來說句話。”

話語一落。

眾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。

顧洛棲抿了下唇,第一反應就是這件事與她無關的。

可是,第二反應就明白顧奶奶打的什麼算盤了。

她有些無奈的看了眼這位老太太。

“奶奶你真是。”數落的話冇說完,她認命的回頭,衝宋家夫婦開口:“方醫生好歹也是我奶奶的女婿,兩位可否看在我的麵子上,撤訴。”

你一個小丫頭片子,有什麼麵子可看的!

葉沉沉心中正吐槽著,就聽見宋先生歎了口氣,說:“你是我家的救命恩人,既然你都親自開口了,那我們自然會撤訴。”

葉沉沉麵目一沉,死死的掐著拳頭。

方醫生出事後,方傢俬底下找了不少關係說客,都冇辦法讓宋家撤訴,結果,就顧洛棲簡單的一句話,分文不花,就答應撤訴了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