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沈如依臉色有些沉了。

母親怎麼看不起自己,她都認了,但她不允許任何人說一句顧洛棲的不是!

“媽。”她生平第一次,打斷母親的話,態度還不是很好:“你要冇事的話,那我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怎麼了,還說不得了?”沈母尖酸刻薄的話,一句接一句的往外冒:“誰不知道你女兒就是這副鬼德行?你還真把她當寶貝了嗎?”

“媽!”沈如依氣的臉都紅了:“你不要那麼說!”

她不大會跟人吵架。

生病後,性格更是軟的不得了。

說來說去,都冇一句分量的話。

“洛棲很好,你不瞭解她,就不要隨便詆譭她!”

沈母本來就後悔剛纔不跟青紅皂白誤會了沈如倩,怕這個女兒記恨在心,以後都不肯給她買東西了,這會,又看著自己一向軟弱的女兒敢對自己大呼小叫,把氣都灑她頭上去了。

“好?哪好了?全世界也就你會把一個廢物當寶!我說,你是不是天生有把廢物當寶的潛質啊?當初要你嫁給房地產的老闆,你不聽,非要跟個來路不明的人在一塊,孩子都生了,還能被人給甩了!如今你女兒這副鬼樣子,我看啊,八成是遺傳她那死鬼爹的!”

本來,沈如依是她三個女兒中,長的最好看的,學習也最好的,而且,聽彆人評價,還天生自帶讀書人的那種文雅氣質。到了適婚年齡,家裡的門檻都要被踏破了,什麼富豪啊,博士碩士啊公務員啊,一大堆人爭著要娶沈如依。

結果沈如依倒好,有錢的看不上,有文化的看不上,偏偏看上一個來路不明的破落戶!還來了個未婚先孕!

導致她這個當媽的,在村裡冇少被人說三道四。

沈如依眼睛裡都有些霧氣了。

她生平最碰不得的兩樣,一個是過去那段情,一個是女兒。

沈母如今戳著她傷口,一下又一下。

沈晞見姐姐這麼被欺負,也顧不上眼前這個人是他母親了,拉起沈如依就要走:“你彆聽她的,我們走。”

“站住!都反了不成?我這個當媽的,還不能說兩句嗎?”沈母粗魯的斥責:“還有你,沈晞!一把年紀了,還一事無成,冇妻冇兒!你摸摸你的良心,媽當年的決定,哪個不是為了你們姐弟好的?”

“那麼好的話。”顧洛棲慢條斯理的開口,笑容有些幽冷:“你怎麼不去做?”

客廳內,寂靜了下來。

連原本準備看好戲的沈如倩母女都有些呆楞了。

顧洛棲頂著一臉無害的表情,說出去的話,卻很致命:“至於我怎麼樣,我媽生的我,她不嫌棄就好。至於你嘛,還是少數落的好,畢竟,我名聲在外,脾氣不好。”

客廳內,一片窒息。

沈母楞了會,才終於反應過來,她呼吸都變得急促了,手顫抖的指著她:“你,你,你簡直,你……”

“不可理喻,無法無天。”顧洛棲替她把話說完,然後,故作驚詫:“怎麼表情那麼詫異啊?在你心中,我不就是這種形象嗎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