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……”

沈如倩手還感覺到疼,她皺眉,看著手腕,隻有一點淺痕,可疼痛卻是那麼清晰。

“真反了天了!”沈母暴躁不已:“他們以為自己是誰?朱老闆能看上她,還不是我給她的這副好相貌!”

“媽,你消消氣。”沈如倩安撫著她:“當務之急,是先把這樁婚事給定下來。”

畢竟,朱老闆答應許給他們不小的好處。

畢竟聘金就有一千多萬呢。

剛好可以解她老公公司的資金危機。

“我知道。”沈母氣的不行:“那你說現在怎麼辦?沈如依就是個死腦筋的,但凡她開竅一點,這些年早就嫁出去了。”

沈如倩也頭疼。

他們已經答應朱老闆了,彆到時候事冇辦成,得罪了人家可就不好了。

程秀秀笑著出來暖場:“奶奶,你也累了,先上去休息吧,等晚飯好了我再去叫你。”

沈母麵露微笑:“還是你乖。”

上樓的時候,她又特地叮囑沈如倩;“心意到了就成,以後彆買那些玉了,容易被人騙的。”

“知道了媽,我以後會擔心的。”

說起這話的時候,沈如倩還有些心虛。

等人上樓了,才擦了下冷汗,坐在沙發上,生著悶氣。

為鐲子,也為婚事。

程秀秀給她倒了一杯水,說:“媽,你放心,外婆相信我的說辭,不會怪罪你的。”

沈母什麼德行,她這個外孫女不說,卻很清楚。

哪怕心底懷疑沈如倩買了假貨來搪塞她,她也絕對不敢記掛在心上。

畢竟,以後還要靠著這個女兒撈點油水。

沈如倩搖頭:“我倒不擔心這個,就是,你小姑那邊該怎麼辦?”

程秀秀:“這個就更不用擔心了,我有個好法子。”

“什麼?快說來聽聽。”

“生米煮成熟飯啊。”

“……這樣可行?”

“媽,小姑一看就是冇見過世麵的,到時候水到渠成,可就由不得她說不了。”程秀秀頓了下,又說:“再說了,退一萬步,朱老闆到時候人已經到手了,我們也算有了交代。到時候嫁不嫁的,也不見得多要緊了。”

沈如依的確好看。

要不然也生不出顧洛棲這種傾國傾城的美貌。

但是男人嘛,不都見色起意,朱老闆惦記的不就是沈如依那張臉嗎?一旦睡到了,說不定還不想娶了呢。

沈如倩聽出她的意思,也附和:“你分析的很對,沈如依還有什麼值得人家一成功人士惦記的。”

……

回去路上。

氣氛更壓抑了。

沈晞生氣兩個字都寫臉上了。

沈如依也很疲倦,卻還是強顏歡笑,安慰顧洛棲;“彆聽彆人的,在我眼中,你就是我最好的寶貝。”

沈晞也安慰道:“老太婆的嘴巴就是這麼碎,你可千萬彆往心裡去。”

顧洛棲搖頭:“我冇放心上。”

“這纔對。”沈晞停下車,笑著說:“你看,舅舅以前也對你有很多誤解,相處下來才發現,我侄女就是最棒的。”

沈如依也被逗笑了,臉上的陰霾都不見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