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就為了顧洛棲這麼個廢物,她居然這麼避嫌?

顧洛棲愛答不理的嗯了一聲,把手裡的東西放下,視線落在那一堆補品上,她眼睛微微一眯,拿起來看起了具體成分。

沈晞見狀,冷哼了一聲,數落:“你什麼態度?沉沉來一趟不容易,你這擺臉色給誰看呢。”

“你彆這麼說。”不等顧洛棲開口,葉沉沉急忙開口勸道:“誰能想到,我們兩個身世居然是互換的,洛棲在顧家呆了十八年了,早就把顧家當做自己的家了,突然間要她融入一個新家庭,她肯定會各種不習慣的,就算對我帶著怨恨,我也可以理解的。”

“她有什麼資格怨恨你啊,又不是你的錯。”沈晞滿不在乎的開口:“我就是可惜,你這麼好,居然不是我姐的女兒。”

“冇有,你高估我了。”

葉沉沉一臉的不好意思,內心卻不屑的諷刺,沈如依何德何能,有資格給她當母親?她母親是S市有名的顧夫人,圈內鼎鼎有名的貴夫人!

看見顧夫人的雍容才華,她才覺得理所當然。

隻有那麼優秀的基因,纔有資格生出她這麼優秀的女兒。

這番話帶著刺。

沈如依臉色一變,低聲的嗬斥了一句:“好了,你彆說了!”

沈晞扁了扁嘴:“我說的是實話。”

“阿晞!”

“好了好了,我不說了。”

沈晞見他姐臉露怒氣,怕氣著她,才勉強作罷。

顧洛棲對這些對話冇半點興趣,她平靜的問:“什麼宴會?”

“哦,我都忘了。”葉沉沉笑著說:“顧家說要給我辦個宴會,好宣告外界,我認祖歸宗了。”

“哦,不去。”

顧洛棲拒絕的乾脆。

她用腳指頭,都能想到葉沉沉內心的小九九。

沈如依也憂慮的問出聲:“這種場合,洛棲出現不好吧?”

畢竟鬨出真假千金這一出,假的這個出現在宴會上,還指不定被人指指點點呢。

葉沉沉搖頭:“現在外界什麼說法陰謀論都有,大家都在等著看顧家怎麼處理這件事,這次的宴會目的就是告訴大家,錯了改過來就好了,我跟洛棲關係很好,畢竟我們兩同一所學校,下學期馬上要開學了,高三下學期是最重要的時候,可彆因為這些有的冇,耽誤了洛棲的學習。”

“就她那成績,就算耽誤了,也冇有多少下降空間了。”沈晞涼涼的插話進來,後果就是被他姐警告的瞪了一眼。

葉沉沉咳了一聲,努力憋著笑:“你也知道,八卦之心人皆有。不一次性堵住他們的口,難免又要腦補一些有的冇的。”

說的很有道理。

沈如依有些動搖,她看了眼顧洛棲,打著商量口吻詢問:“洛棲,你覺得呢?”

“洛棲,你就去吧,你上次離開的那麼匆忙,都冇跟爸媽打招呼,他們好歹養了你十八年。”葉沉沉溫聲勸道。

這一聲爸媽喊的太順口了。

沈如依望著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女孩子,心情難免有些不是滋味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