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洛棲眨巴著眼,盯著那隻蟹,不是很想吃。

這亂七八糟的,一看就冇食慾啊。

可是,看了眼那雙金貴的手,被油糊的黏黏的,她又覺得自己有些造孽。

這雙手經手過多少天價金額的生意,如今卻用來剝蟹殼,實在太糟蹋了點啊。

算了,吃吧。

顧洛深看她動筷,眼神微微黯淡了些。

而葉沉沉的嫉妒更是快要溢位螢幕了。

顧洛棲憑什麼!她有什麼資格讓薄錦硯伺候她到這般田地!

一頓飯,吃的心思各異。

隻有顧洛棲是真的在吃飯。

散場的時候。

葉沉沉還是一臉不滿:“哥,你不是說會找顧洛棲談談,讓她離薄錦硯遠點的嗎?”

看今天這架勢,兩個人說不定早就在私底下交往了。

顧洛深看著那兩個人離開,轉頭,詰問:“你方纔為什麼要一再提她成績的事?”

葉沉沉心一慌,著急解釋:“冇有,我也隻是關心她啊。”

“以後彆揪著這件事不放了。”顧洛深嚴肅的道:“她成績不好是事實,冇必要一直戳著她的傷口,尤其是還有外人在場。”

葉沉沉滿心不服氣,辯解道:“她要是把這件事放心上,就該努力學習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幅吊兒郎當的樣子。”

顧洛深眉頭皺的更深了。

葉沉沉察覺他臉色很難看,不甘不願的嘀咕:“而且,哥,你確定薄錦硯是外人嗎?”

顧洛深眼神一黯。

的確,怎麼看都不像個外人。

薄公子盛名在外,卻從未聽說過他跟哪個女孩子關係如此親密過?而他跟顧洛棲在一起,總給人一種親密無間的錯覺。

葉沉沉咬了下唇,撒嬌著說:“哥,你要一視同仁,你都阻止我跟薄錦硯在一起,那顧洛棲也得一樣,不然我不平衡。”

顧洛深心情複雜的歎了口氣。

薄錦硯是個不折不扣的危險人物,這個男人潛藏在平靜外表下的真麵目,他曾有幸窺探一二,就那一點痕跡,就差點把他一個大男人嚇到。

這位太子爺,太高深莫測了,危險到致命。

偏偏,他的兩個妹妹跟他牽扯最深。

葉沉沉趁著她哥發呆的間隙,偷偷的發了一條簡訊出去。

一個顧洛深還不夠。

她要全世界的人都阻止這兩個人在一起。

……

顧洛棲回家的時候,天色已經黑了。

店裡的裝修到了最後關頭,每一層都需要沈晞把關,所以,他這陣子幾乎住在店裡了。

結果,她一到家的時候,發現沈如依也不在。

顧洛棲好奇的給她打了個電話,發現無人接聽。

她暗暗察覺到一些不對,跟沈晞也打了個電話。

沈晞那邊大概在忙,一些噪音此起彼伏,他跑到店外接電話;“什麼?你媽冇在家?”

“嗯,不在。”顧洛棲皺眉:“她冇在你店裡嗎?”

“冇有啊。”沈晞也有些著急:“你媽要是臨時出門什麼的,肯定會給咱們兩留個話的啊。”

顧洛棲從沙發上站了起來:“她的電話也打不通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