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方奇慘叫了一聲,下意識的躲開。

花瓶砸在他身後的牆壁上,他還冇來得及跑,就被人拎住了衣領,暴力的摁在了地上。

那道恐怖的聲音,在頭頂森森的徘徊。

“我媽,在哪裡,說!”

一塊瓷片貼在他的動脈上。

似乎他要敢不說,瓷片就會割破他的動脈。

方奇嚇的人都要傻掉了,他很用力的嚥了下口水,哆嗦著問:“你,你媽,你媽是誰?”

“你今天接走的那個女人!”顧洛棲耐心全無,掐著他的脖子,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曝了出來:“告訴我,她在哪!不說的話,你死!”

方奇身子劇烈的哆嗦了下,眼神有些飄忽:“我,我不知……啊!”

脖子上驟然一疼。

呼吸也在一瞬間斷開。

方奇感覺自己有一瞬間,已經踏入鬼門關了。

在意識快要恍惚的時候,又被拉回了人間。

“聽著,我有一百種方式要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我這會心情卻是很糟糕,千萬不要給我試一試的機會。”

戾氣橫生。

恐怖如斯。

方奇成功被嚇哭了,哆嗦著開口:“我,我不知道,我什麼都不知道,程太太要我把人接到酒店。”

顧洛棲臉色陰沉:“哪個酒店?哪個房間?”

方奇:“凱,凱瑞大酒店,301號房。”

程太太?

沈如倩嗎?

敢對她媽媽下手,活的不耐煩了,是吧?

顧洛棲陰森的咬了下牙,一個手刀劈下,直接把還在求饒的方奇敲暈了。

她走了出去,打了個電話給沈晞:“舅舅,凱瑞大酒店,301號房。”

……

沈如依感覺腦袋昏沉沉的。

她費力的掀開眼,昏暗的房間內,光線很不明,天花板上鑲著的一盞水晶燈,閃耀著璀璨的光。

她試著爬起來,全身也軟綿綿的,提不起一絲的力氣。

“!!!”

這是怎麼一回事?

她記得,沈如倩找她說有要命的急事求她幫忙,還神神秘秘的把她約到了酒店,結果,她剛敲開門,就感覺一團白霧飄來,她都冇看清屋內的人長什麼樣,就暈倒了。

所以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

沈如倩呢?

她到底對自己做了什麼?

沈如依咬緊牙。用儘全身力氣想爬起來,可使了半天勁,都精疲力儘了,也冇法動一下。

渾身軟的跟冇骨頭似的。

門打開。

交談的聲音傳來。

“哎呀,放心放心,答應你的,我一定不會賴掉。隻要我今天爽了,什麼都好說的。”

這個陌生的聲音,是誰?

沈如依費力的轉過腦袋,就看到一個肥胖的背影。

她內心頓時警鈴大作。

然,下一秒,她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,掐媚的回答:“朱老闆客氣了,我這個妹妹就是一根筋,都這麼大歲數了,還單身,我這個做姐姐的也是希望她能找到一個好歸宿。”

朱老闆:“哈哈,如依有你這麼好的姐姐,真是她的福氣啊。你放心,我跟如依結婚後,肯定不會虧待姐姐的。”

“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。”

沈如倩說著,體貼的關上門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