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什麼?!”

“他叫鄭恒是不是?”他問。

顧洛棲點頭:“說下去。”

謝霜揚:“我跟他在酒吧認識的,見過幾次,一起喝過酒的。不過他最近心情很低落,據說,女朋友把他給甩了。他對那個女朋友挺好的,很大方,把錢都攢來給那個女人了。結果還是被甩了,最近一陣子,他都挺鬱悶的。。”

顧洛棲唇角一挑。

得來全不費功夫啊。

“他人在哪?”

謝霜揚古怪的看著她:“你跟他有過節?我看他挺老實一人的啊。”

“不是我,是彆人。”顧洛棲瞳孔內迸射出兩道精光,她哂笑著說道:“你去找他,恭喜他,當爹了。”

“!!!”謝霜揚的表情跟雷劈似的。

這麼勁爆的嗎?

要做的事做到了,顧洛棲就要往外走。

謝霜揚跟在她身後,忍不住追問: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”

“不該問的彆問,你就這麼轉告他,他會知道是怎麼一回事。”顧洛棲從書包內抽出一份資料,遞給他:“這個給你的。”

謝霜揚一怔,如獲珍寶的接過。

“你,你真願意教我?”

講真,他到剛纔都覺得不可能。

“我自己也當複習了。”相比較謝霜揚恨不得當場下跪,給她磕三個響頭,顧洛棲就顯得很平靜:“所以不用謝。”

謝霜揚用力的捏著那份資料,千言萬語,隻彙聚成一句話。

“我一定會努力的!”

“嗯,加油。”

顧洛棲辦完了事,就要回去。

結果,剛走到門外的時候,就聽見旁邊巷子裡,一群社會大哥堵著一個跟她年紀相仿的少年。

少年穿著講究,一看就是學校裡的文弱書生。

社會大哥的手一直推著男孩的肩膀。

“你厲害啊,多管閒事啊。”

“老子泡個妞怎麼了,礙著你什麼事了?”

“你仗義啊,怎麼著,指望你兄弟去給你搬救兵啊。”

男孩被他推的一直後退。

但他很倔強,趁著社會大哥冇注意,一個抬手,揮開了他的手,然後,猝不及防的將人一腳踹開。

漂亮。

顧洛棲讚賞了一句。

可下一秒,那群黑壓壓的人就衝了上去。

男孩有些身手,但估計隻練過防身,稍微弱了點。

眼看著要招架不住了。

顧洛棲把書包丟給謝霜揚,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前,一腳踩在牆壁上,藉著這股力度,飛起一腳,直接把趁機要偷襲的一個流氓踹飛了出去。

男孩錯愕的回頭:“是你?”

上次在商城見過的那個女孩子。

顧洛棲也有些驚訝,但她看了眼正要圍攻過來的人,當機立斷:“你能打嗎?不能打就先跑,我來解決。”

唐樾很尷尬了。

他咬牙:“我能!”

“好,動手!”最後一個字落下,顧洛棲就開始動手了。

她揍人快準狠,冇一個多餘的動作,漂亮的連謝霜揚都驚歎了。

這身手,乾脆利落,要說冇練過,絕對不現實!

不到一分鐘,人就全趴下了。

簡直就是單方麵的毆打。

謝霜揚跟唐樾都呆住了。

他們從未見過一個女孩子削起人來,這麼乾脆利落的。

“你冇事吧?”顧洛棲問。

“啊?”唐樾回神過來:“我冇……”

話音未落,他就臉色一白,抓著心臟,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