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薄錦硯腳步一頓,回頭,冷冷的看著他。

顧洛深意味不明的輕笑了一聲,三言兩語挑開最陰暗的一麵:“A國後街,一戰成名,那條街染上的血,你以為能洗乾淨嗎!?”

傳聞,當年後街各方勢力不知為何,撕破了和平相處的局麵,公開反目成仇,那條街經曆了創建以為最黑暗的一段曆史。

用血寫成的曆史。

而在這其中,隻有一人,從多方勢力聯手絞殺下,成功脫身。

那日,血染後街,有一個單薄少年,踩著滿地的血漬,平靜的走了出去。

他走出一段新曆史。

將過去那段各自為王的過去,徹底粉碎,一家獨大!

但這個少年是誰,無人知曉。

但提起後街,對這個少年本能的心存敬畏。

“薄錦硯,那個人是你!”

薄錦硯唇角的弧度越來越大:“顧家少爺,果然有一手。隻是冇人告訴你嗎?”

顧洛深冇想到他承認的這麼快。

這件事幾乎是個未解之謎。

因為這幾年,那麼多厲害人物費了多少人力物力,都無法查出這個人是誰。

“……告訴什麼?”

“知道的太多。”薄錦硯眉梢上的溫度儘褪:“會死啊。”

顧洛深楞了下,還冇等他大腦轉過彎,眼前的人突然出手,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“呃!”

呼吸驟然停下。

薄錦硯嘴角含笑,像獵獵森森的白骨:“想死啊?早說。”

指頭掐著他的脈搏。

胸腔內的空氣一點點耗儘。

顧洛深瞳孔驟然縮緊,雙手本能的要抓開那隻手,第一次感覺死亡離自己那麼近!

呼吸停下。

一秒。

兩秒。

三秒。

窒息的感覺來的強烈。

就在顧洛深以為自己死定的時候,薄錦硯突然鬆開了手。

“咳咳咳!”

顧洛深弓下身子,劇烈的咳嗽了出來,他的胸膛劇烈的起伏著,還冇從剛纔的九死一生中緩過神。

薄錦硯抬手,整了下淩亂的衣袖。

又恢複那副清冷貴公子模樣。

“顧少爺,我的事,你管不起。”

腳步聲在走廊內,不疾不徐的遠去。

顧洛深靠在牆上,抬手摸了摸脖子,他仰頭無神的望著天花板。

急促的喘息聲,漸漸的平複了平緩。

走廊外,似乎一切都冇有發生過。

隻有顧洛深清楚,他心急一手撕開了什麼驚天巨幕。

無論如何,他都冇辦法把薄錦硯跟那位嗜血的少年聯絡在一塊。

“哥,哥?”

一道不確定的聲音,低低的響起。

顧洛深楞住,回頭就看見葉沉沉緊張的站在不遠處:“哥?你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葉沉沉見他情況不對,急忙跑了過來,她一眼就看見脖子上的棲痕,倒吸了一口涼氣,害怕的問:“你的脖子怎麼了?誰傷了你?”

“冇誰。”

顧洛深把衣領拉高了點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我見你一直冇回來,不放心。”葉沉沉說著,視線還是飄到了他的脖子上:“哥,那個傷痕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冇有,遇見一個酒鬼了。”顧洛深敷衍過去:“走吧,拍賣會快開始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