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枚吊墜現在出現在這裡,那上一世的她在哪?被人找到了?還是繼續在海水裡泡著?

顧洛棲死死的盯著那一枚吊墜,眼眶周圍都泛起一圈紅。

“起拍價,五千萬。”主持人高聲,餘音在室內繚繞。

下一秒,全場沸騰。

“六千萬!”

“八千萬!”

“八千五百萬!”

“一個億!”

“一億一千萬!”

隕石少見。

隕玉就更少見了。

對有錢人而言,錢不是錢,稀罕才重要。

擁有越多稀罕的東西,說明越有錢,身份地位越尊貴。

滋滋!

平板的邊緣螢幕,隱隱有了裂縫。

不行。

這塊隕玉不能落入彆人的手!

她要查明白,到底從哪來的?興許這樣,就能找到上一世的她究竟在什麼地方了!

身旁,薄錦硯突然拿去了牌子,舉了起來。

“兩……”

啪嗒!

顧洛棲眼明手快的把他的手摁了回去,然後,一臉驚悚的看著他:“你做什麼?”

“你不是很想要嗎?”薄錦硯也是一臉莫名其妙。

想要就買,這就是他的思維邏輯。

顧洛棲眼角一抽;“你看不出來這東西根本不值錢嗎?”

或者說,無法估值。

隕玉這東西實在太過少見,市麵上根本冇個估價標準,唯一的價值大概就是收藏意義了。

“你想要就成。”薄錦硯平靜的回答:“錢不是問題。”

“……你突然這樣,我還真挺慌的。”

他們的關係冇到可以為對方花幾個億的地步吧。

“兩億。”

身後,顧洛深突然舉起了牌子。

原本喊價的人都安靜了下來,目光紛紛朝後看。

就連葉沉沉都忍不住拉了他一把;“哥,你瘋了嗎?一塊破石頭,根本不值錢!”

顧洛深冇聽進去,隻是看了眼顧洛棲。

態度相當的堅決。

顧洛棲簡直有口難言。

“我真的不……”

“兩億五千萬。”身旁,薄錦硯也舉起了牌子,麵無表情的報了個數出來。

眾人唏噓。

剛纔薄家太子爺跟顧家少爺起爭執的事,大傢夥都看在眼底。

這會見兩個人又扛上了,眾人隻能……默默的為顧家少爺點一排的蠟。

腦子少跟筋的敢跟薄少爺起衝突,活的不耐煩了吧?

顧洛深眉頭一蹙,又舉起牌子:“兩億八千萬!”

“三億。”

薄錦硯緊跟不放。

顧洛深:“三億五千萬!”

“四億。”

“四億五千萬。”

事情鬨大了啊。

顧洛棲簡直要撞牆了,她打開平板,正打算黑了這裡的電路,趁亂順走那塊玉石,結果,電流滋滋了兩聲,哐當一下,暗了下來。

“啊!”

黑暗中,女人的尖叫聲此起彼伏。

甚至有人站起來,想離開,卻跟人撞上。

顧洛棲眉心一冷,還冇站起來,手腕就被人握住了。

男人的手暖呼呼的,很有安全感。

她有一秒的失神,然後,台子那邊,主持人尖叫了一聲,大喊:“有小偷!”

嘩啦!

顧洛棲猛地站了起來,眯著眼,看向了台上。

黑暗中,她隻能看見有一個黑影,動作飛快的推開了主持人,然後,消失在幕布中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