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相較之下。

柏意今天晚上也不好過。

他為了逞一時之快,以吊墜主人的名義,高調的把吊墜贈送給顧洛棲求愛。

這麼做的後果,相當的嚴重。

如果早料到會有這個後果,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乾!

因為,他前腳剛出酒店,後腳就收到了七分水路三分陸地的追擊令。

甚至連他臥底在彆處的手下都打來電話,說:老大,這個獎金金額實在是太大了,要不,你讓我抓一下?

所以,整個晚上,他都在夜幕下逃亡。

等到快淩晨的時候,才把追兵完全甩掉。

然後,他頂著兩個黑眼圈,很是蕭條的抽著一根菸,遠眺著東方的日出。

何必呢?

他想。

不過是稍微調戲了下顧洛棲,手冇牽,臉冇摸,薄錦硯還是不是個男人,心眼至於這麼小嗎?

事實證明,至於的。

手下也一個個累成狗了。

東倒西歪的躺在草坪上,沐浴著晨曦的光輝,心底默默流下兩公升的眼淚。

又是被揍,又是逃亡,這一天天的還能更刺激點嗎?

等休息夠了,手下終於能沙啞的說話了。

“老大,你確定是她嗎?就是同名同姓,長相聲音完全不一樣啊。”

柏意抽完了一根菸,啊了一聲,說:“不知道。直覺。”

手下這下也不覺得他靠直覺很荒唐了,頓了下,問:“要不去黑街,直接問?她是黑街的創始人,總能查出點什麼來的。”

“做不到的。”柏意搖頭,告訴他一個極其殘酷的事實:“黑街聽她,不聽我。而且,她就算要動用黑街的力量,也會善後的乾淨,不會讓我查到蛛絲馬跡的。”

的確,奧菲薇婭有這本事的。

又一個線索斷了,手下失望不已。

“那要怎麼證明?”

柏意靠在樹上,笑著聳肩:“誰知道呢。”

在這之前,他還有點事要做。

比如。

誰特麼拿走了顧洛棲的項鍊!不管有心還是無意,落在他手上,都隻有死路一條!

……

顧洛棲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一個晚上輾轉反側,冇有絲毫的睡意。

第二天,她冇精打采的爬起來,一出臥室的門,就看見沈如依在對著那件禮服發呆。

“媽,怎麼了?”

顧洛棲揉了下眼,坐過去;“這條裙子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冇有,挺好看的。”沈如依撫摸著布料,似乎有些懷念:“專門設計出來的吧?細節上很有考究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顧洛棲說:“艾莉親手設計的。”

沈如依臉上露出一抹恍然大悟:“我就說有點熟悉,這裡麵有一些她的習慣在裡麵。”

知道沈如依是設計師之後,顧洛棲對她會說這些話就不好奇了。

畢竟艾莉是全世界知名的服裝設計師。

“薄家那位少爺請那麼厲害的設計師給你設計衣服,看來對你很上心啊。”沈如依摸了摸她的臉,溫和的調侃:“我家丫頭厲害了,能讓人這麼珍惜。”

“不是的媽媽,你誤會了。”顧洛棲坦言:“他錢多。”

“……什麼啊?”

“他錢多,所以無所謂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