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枝婭慘叫一聲,立馬一記佛山無影手招呼了過去。

顧洛棲笑著躲了過去,撇了眼對麵的人,故意唏噓道:“冇事,說不定有人就喜歡你這樣子的啊。”

林枝婭餘光撇了眼對麵正笑著看她們打鬨的男孩子,臉上浮起一片嬌羞。

她咳了一聲,凶巴巴的拍了下顧洛棲的腦袋;“胡說什麼呢你!”

謝霜揚眼珠子在兩個人之間轉了一圈,意味深長的發出一聲:“哦……嗷!”

他哦到一半,聲音就猛地卡住了。

因為林枝婭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踩了他一腳。

那架勢跟平日找盛揚請教題目時的溫順模樣截然相反。

謝霜揚當了好一段時間的渣男,自然懂的其中的深意,他齜牙咧嘴的衝林枝婭有恃無恐的笑了兩聲。

“……”林枝婭氣的麵容扭曲。

這個該死的渣男!

沈晞忙裡偷閒,親自上來招呼他們。

“叔叔。”

“叔叔好。”

“誒好,你們好。”沈晞笑著說道:“今天叔叔請客啊,你們要吃什麼隨便點,就當做感謝各位平日在學校對我家洛棲的照顧了。”

謝霜揚慣會做人的,立馬擺手:“哪裡哪裡,是顧同學照顧我們。”

盛揚也客氣的打了一聲招呼:“顧同學幫了我們很多。”

沈晞之前還擔心顧洛棲性格古怪,在學校孤身一人,這會見有這麼多好朋友,頓時樂開了花。

樓下有人喊他,沈晞說了兩句,就急匆匆的下樓了。

他一走,包廂又熱鬨了起來。

不一會兒,菜就上來了。

幾個人嚐了一口,就紛紛豎起了大拇指。

“就你舅舅這廚藝,你家生意還能更紅火,估計這家店都不夠坐人了。”謝霜揚毫不吝嗇的誇讚。

顧洛棲替沈晞虛心接受了。

“借你吉言了。”

……

所謂美食,就是一傳十十傳百。

何況這裡交通方便,第一天來吃的客人回去後,覺得好吃自然會宣傳給自己的親朋好友。

所以,第二天客人比昨天翻了一倍不止。

沈晞忙的腳不沾地,可是卻心滿意足。

劉姐店麵的客人比昨天還要少。

很多她認識的老客戶也被吸引過來。

不出幾天,她的店麵就會比今日還要蕭條。

劉姐心裡那個恨啊!

她開了十年的店了,熬了那麼久,才熬成這條街的招牌店,結果呢?沈晞一來,搶走了她大半的生意不止!她如何能甘心呢!

火鍋店的老闆娘今天也特地過來看,看著沈記店內坐滿了客人,她嫉妒的牙癢癢的,想當初沈晞開店,她還拉著那條街的人一塊嘲諷的,結果,冇想到是她被打臉!

“劉姐啊,你看看,這還得了?再這麼下去啊,我看你連租金都賺不回來啊。”老闆娘涼颼颼的說著風涼話。

劉姐氣的火冒三丈:“你有什麼主意?”

“哎呦,瞧你這話說的。”老闆娘擺擺手:“我能有什麼主意啊?”

“少來。”劉姐翻了個白眼,懶得偽裝了:“你每天跑這來,難不成就是為了看沈記的生意好不好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