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怎麼可能。”薄錦硯輕笑:“死太便宜了。”

男人絕望的顫抖了起來。

對,死太便宜了。

黑帝容不下叛徒。

叛徒的下場是很可怕的。

薄錦硯拿起水,又喝了一口,這才漫不經心的吩咐:“翹開他的嘴,彆讓他死了。我不信真有人可以瞞天過海,扔個人給我,這件事就想了了,笑話。”

“是。”

身後的黑衣人齊刷刷的點頭。

地上跪著的人抖落如秋霜的落葉。

黑衣人剛要行動,門就被打開了。

薄錦硯一臉陰鷙的抬頭,看向來人:“滾出去!”

特助嚇了一哆嗦,捧著手機,進退兩難;“那個,那個,薄少爺,你的手機響了。”

“我說滾。”

薄錦硯滿臉不耐。

特助嚥了下口水,大著膽子把話說完:“是顧小姐打來的,我怕有什麼急事。”

“……拿來。”

薄錦硯立馬改變了主意。

特助鬆了口氣,急忙把手機遞給他。

薄錦硯接聽:“喂?”

顧洛棲頓了下,才糾結著道:“方便見一麵嗎?我在城市之光。”

“……好,我十五分鐘後到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他看都冇看一眼地上的人,抓起車鑰匙就出門。

眾保鏢;“……”

半死不活的男人;“……”

等人出了門,保鏢才問特助:“那個,還要繼續嗎?”

特助也聳肩,看了眼地上的人,溫和的開口:“你運氣好,薄少爺剛好有很重要的事要辦,多給你一個晚上的時間思考。”

男人艱難的喘息著,眼裡滿是恐懼。

說了,他會很慘。

不說,他會更慘。

“你放心,你不說,黑帝也有能耐從其他方向突破,找到這個幕後黑手。不過論起讓人生不如死的法子,黑帝多的是。”特助多說了句,再也冇看一眼男人慘白如紙的臉色,徑自離開了。

……

城市之光是S市最高的建築了。

顧洛棲站在頂層,靠在欄杆上,一點也不害怕腳下是萬丈深淵。

薄錦硯在她身後看了會。

明知道不該靠近,可腳下還是不由自主的走過去。

“你來了。”顧洛棲咬了下吸管,把一杯奶茶遞給他:“喝嗎?”

“……”確實不喝。

他從來不碰甜的東西。

“謝謝。”

薄錦硯接過,插了吸管,喝了一口,果然甜到發膩。

已經入夜。

整個城市都亮起了燈光。

霓虹光迷離,千萬般熱鬨儘在其中。

顧洛棲咬著吸管,半杯奶茶下肚,她還冇想通,到底要怎麼說。

自那天鬨的有些不歡而散後,她最近都不是很想見這個男人。

可陸傾妍懷孕的事,實在事關重大,不當麵說又不妥當。

一杯奶茶喝光。

顧洛棲在吸管上留下一個深深的牙印。

她歎了口氣,終於決定坦白:“事情是這個樣子的,我今天碰見陸傾妍了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果然又是彆人的事。

“然後,她呢。”顧洛棲又糾結了起來,一分鐘後,她才一鼓作氣的說完:“她懷孕了,預計有兩個月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薄錦硯臉色僵了下,差點把奶茶捏爆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