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冷靜點。”顧洛棲不是多管閒事的類型,可看著認識的人被騙著,一步步往火坑裡跳,她實在無法坐視不理。

“我預計,她那個男朋友,這兩天就要上陸家去逼宮了。”頓了頓,她又加了一句:“也有可能,我真看錯人了。”

薄錦硯臉色實在算不上好看。

他抿緊了唇,點頭;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嗯,我要說的就是這件事。那我先……”

話音未落。

整座塔的燈光突然熄滅了。

那些遊客都發出一聲慘叫。

而他們兩個人都是暗黑世界的王,對於這種突發情況,總是多了幾分心眼,當下,兩個人都樹立起一身的防備。

顧洛棲剛要直起身子,就被人拽到了懷裡。

“唔!”

鼻子撞到了男人結實的胸膛,她眼睛一酸,差點疼的掉眼淚:“你乾嘛啊?”

薄錦硯雙手護著她,把嬌小的人兒,直接攏到了懷裡,護的嚴嚴實實的。

“你不準再一個人行動。”

頭頂傳來男人的低喝聲。

顧洛棲怔了下,無辜的眨巴眼:“我不會,你先把我放開。”

一男一女在大庭廣眾之下,抱成這個樣子,成何體統啊。

薄錦硯會聽她的纔有鬼,低頭,睥著那個黑乎乎的腦袋,不悅的訓斥:“聽話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顧洛棲除了母親的話,還冇聽過誰的話呢!

她剛要掙紮,結果下一秒,電流呲呲的一聲,又亮了起來。

廣播內,傳來工作人員的通知:“非常不好意思,剛纔因為電路短路,導致短暫停電,給各位造成困擾……”

原來冇事啊。

顧洛棲鬆了口氣,扭頭,看見自己還窩在男人的懷裡,白皙的麵孔浮起一絲薄紅,她條件反射的退出去。

結果,退不出去!

薄錦硯抱的老緊了!

男人也怔了下,鬆開了手。

就一瞬間,顧洛棲就離開了。

兩個人之間瀰漫著一股說不出口的尷尬,連眼神也不知道該往哪裡放。

薄錦硯彆開了眼,俊美的臉孔被燈光照的彷彿披上了一層薄紗,他有些自暴自棄的咬牙。

真是瘋了。

說好了要離她遠點。

一個電話,就馬上跑來了。

剛纔抱著她的時候,內心居然還升起一絲可恥的悸動。

“我送你回去。”他轉移了話題,再回頭時,已經恢複一絲不苟的平靜姿態了。

顧洛棲:“好。”

……

回去後。

顧洛棲躺在床上。

她捂著心臟,那裡似乎還能感受到快速跳動的頻率。

“瘋了不成?”

她自言自語的吐槽了一句。

剛纔,她對薄錦硯心跳加速了?開什麼玩笑啊,想當年她從百米高空蹦極的時候,心跳都穩的一批。

如今是怎麼了?

難不成真的男色誤人?

腦子裡,突然清晰的勾勒出男人的模樣。

立體的臉部輪廓,眉骨和鼻梁間的陰影深邃,加上如花瓣般的薄唇,眼皮聳拉著遮住了大半的瞳孔,透過濃密的睫毛,可以看到他專注又認真的目光。

唰!

顧洛棲從床上猛地坐了起來,一拍臉頰,奔潰道:“我為什麼會記得這麼清楚啊?”

說好了專注搞事業一百年呢?

男人都是阻撓她成功的障礙!

“魔怔了啊,還是轉移下注意力。”顧洛棲拍了下臉,拿起平板,登錄遊戲,正打算刷兩個副本,就看見排名第一的玩家也上線了。

他改了網名,簡單明白,單獨一個煩字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