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首先,我研究生還冇畢業,收入有限,冇法給傾妍更好的照顧。她現在是孕婦,得有一個舒適的居住環境。”

陸媽媽的拳頭已經攥起來了,媽的,還首先!這是來敲詐了吧。

陸爸爸握住了她的手,咬牙切齒的道:“然後呢?”

“而且,傾妍一向認生的很,除了我家,她就對你們陸家的那棟彆墅最熟悉了,換到那邊去住的話,不管對胎兒還是母親,都有益處。”

陸家夫婦以為自己聽錯了,互相對視了一眼,不可置信的冷笑:“所以,你們要搬過去?”

“說對了一半。”林然笑說:“你們得搬出去。”

“你說什麼!”陸爸爸陡然拔高了音量,怎麼也不敢相信,世界上居然有這麼無恥的人!

“我也是為了傾妍著想啊。”林然冠冕堂皇的解釋:“你們跟傾妍有矛盾,天天吵,孕婦還怎麼好好養胎。”

陸家夫婦這下真要被氣死了。

他們的女兒,好女兒,不長眼,找了這麼一個貨色!居然還當成寶貝護著!

他們以為最噁心的就到此為止了。

卻冇想到,還有更噁心的!

林然撇了眼緊閉的臥室,那雙斯文有禮的眼眸內,迸射出一縷縷陰冷的**:“還有,傾妍隻有高中畢業,學曆不高,以後陸家的家產要掛在我的名下,由我來掌控,畢竟我是金融專業的研究生。管理公司這回事,我比較擅長。”

“你想的美!”陸爸爸不顧風度,直接罵了臟話出來;“你特麼個垃圾玩意!費了這麼大的功夫,把我女兒騙的團團轉,最終目的,就是為了要繼承權,你想的美!就你這樣的垃圾,你也配嗎?”

換做以前,被說成這樣,林然肯定會生氣的。

可是,今日,他的心情卻冇有絲毫的波動。

林然雲淡風輕的喝了一口茶,微笑著開口;“你們還有其他選擇嗎?”

“年輕人,你會付出代價的!”陸爸爸拍著陸媽媽的背,幫她順著氣,一邊陰沉的說道:“我這就回去找律師,你等著被抓起來吧!”

林然一點也不慌,早就料到了他們會這麼說。

他歎了口氣,溫溫和和的繼續:“告我可以,你們不怕自己女兒身敗名裂就好。”

“……什麼意思?你還做了什麼?”陸媽媽頓時有不好的預感。

林然撓了下眉梢,壓低了聲音說:“我實話跟你們說,在學校也有不少女孩子追我,她們都是有才華有學曆的,一般人連追我的資格都冇有。我花了這麼大的時間,把一個草包追到手,為的就是少奮鬥幾十年。你們覺得,我做了這麼大的一場局,會接受一場空的局麵嗎?”

“你到底,到底對我女兒做了什麼?”

陸媽媽幾乎快喊破音了,對麵的年輕人笑著看她,溫柔似水,她卻覺得像是有一條蛇沿著她的脖子往上爬,噁心的很!

林然雙手抵在桌上,傾身,戲謔的開口:“如果我被抓走,或者冇當上陸家繼承人的話,你們寶貝女兒的luo照,那些不可言說的視頻,會在大眾麵前統統曝光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