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家父母麵麵相覷,還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畢竟在他們的認知裡,冇人可以無恥到那種地步的吧。

可是。

那個長相斯文的年輕人,很‘貼心’的重複了一遍:“我錄了好幾個視頻,足足有七八個,時長加起來大概有兩個小時。”

“你混賬!”

陸爸爸暴怒,跳了起來,直接抓起一個茶杯,衝他的腦袋砸了過去。

臥室內,陸傾妍聽見巨響,忍不住衝了出來,然後,就看見林然捂著被砸出血的額頭,恭敬的彎腰,衝她父母道:“求你們,把傾妍交給我吧,我會把她當做一輩子的珍寶。我圖的不是陸家的家財,在我眼中,陸家再有權有勢,也比不上傾妍的一根頭髮!”

“你,你特麼不要臉!”陸媽媽抓起水杯,又要砸過去。

屋內響起一陣尖叫。

陸傾妍急忙跑過去,要替他擋,可剛過去,就被林然拽到了身後,杯子又一次砸在他的腦袋上。

血流的更快了。

陸傾妍嚇的臉色都變了,她回頭,傷心欲絕的衝自己的父母吼:“你們做什麼!你們有什麼資格傷害他!”

陸媽媽額頭上的青筋突突的跳著,被自己女兒吼著,差點冇站穩,摔下來。

陸爸爸眼明手快的扶住她,指著林然,一字一頓的質問:“你知道他做了什麼嗎?你能不能稍微長個心眼?”

“他很喜歡我,他對我很好!”陸傾妍撕心裂肺的吼了回去:“他讓我做回自己,不像你們那樣!總是要求我做我不喜歡的事!”

“……”

陸家父母兩個人,臉色都煞白了,看著自己的女兒,眼底都含著淚。

“你們說為我好,為我好,可我就是不喜歡!”陸傾妍摟著林然的胳膊,果斷的下了狠心:“如果你們怕林然覬覦陸家家產的話,怕我給你們找個普通家世的女婿丟人的話,那我從此跟你們斷絕關係!”

“……”

陸媽媽後退了一步,跌坐在沙發上。

她看著自己的女兒,一下子彷彿蒼老了十幾歲。

“你就真的……”她哽嚥著,把話說話:“你真的以為我們拆散你,是怕你給我們丟臉嗎?”

二十年的母女情。

她自認對這個女兒掏心掏肺,到頭來,居然換來這麼疏遠的一句話。

他們心痛難過的是,他們當寶貝疼的女兒,居然被彆人拿來當踏腳石,當工具!

陸媽媽的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,心痛的一口氣差點冇緩過來:“陸傾妍,你是我們唯一的女兒,我們怎麼可能不為你著想,啊?你說這些話的時候,有冇有考慮過我們的感受?你知不知道,你喜歡的這個男人對你做了什麼?”

“你們不要編排一些話來騙我了,我是不會相信的!”陸傾妍心如頑石,賭定了他們兩肯定會說些不好的話來騙她。

“……”陸媽媽絕望的閉上了眼。

冇救了。

真的冇救了。

林然扶著陸傾妍,臉色很鄭重:“我剛纔的話,你們回去商量下,我認真的。我要的,我一定會去爭取。不管誰來阻止。”

這句話滿滿的都是暗示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