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媽媽氣的脖子上青筋都突突的曝了出來,她正要咆哮,就被陸爸爸給拉住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陸媽媽正要開口,就被他一個眼神製止。

陸爸爸把她拉起來,用力的握著她的手,然後,說道:“傾妍,我們先回去。這件事我們改天再談,可以嗎?”

“……”陸傾妍不甘不願的點了下頭。

“那好,你先休息。”陸爸爸說完,根本不給林家其他人麵子,帶著陸媽媽離開。

門一關上。

陸傾妍立馬把人摁坐在沙發上,緊張兮兮的開口:“叔叔阿姨,你們快去拿醫藥箱,快去。”

“彆緊張,我來就好。”

林爸爸拿著醫藥箱,給自己妻子使了個眼色。

林媽媽會意,立馬把陸傾妍拉到房間裡去:“你放心,破了點皮,不礙事的,你是孕婦,見血不吉利的,先進去。”

“可是。”陸傾妍不放心的回頭看。

“好了好了,冇事的。”林媽媽捂住她的眼,把人帶進去後,直接關上了門。

客廳內。

林爸爸一邊幫他上藥,一邊露出讚賞的目光:“能豁的出去,的確是能成大事的。”

“這點傷不礙事。”林然撿起一塊棉花,看著上麵沾上的血,笑的很諷刺:“不過我是真冇想到,陸家那對夫婦都是精英,居然養出這麼個蠢貨。”

林爸爸笑著說:“蠢點好,蠢點的比較好拿捏。”

“說的也是。”林然臉上露出必勝的決心:“反正我要的隻有陸家,女人怎麼樣,無所謂,都是我的踏腳石而已。”

林爸爸喜不勝收:“不愧是我的好兒子。”

“應該的,爸,你跟媽就準備好進入上流社會吧。”林然也很自豪,在不久的將來,他們林家就要徹底翻身了。

以前那些瞧不起他的人,都要一個個跪舔在他的腳下!

……

陸媽媽哭的都昏厥了。

半路被送去醫院。

一瓶藥水掛下去,她才迷迷瞪瞪的醒過來。

“你醒了,冇事吧?”陸爸爸急忙倒了一杯溫水,把她扶了起來,喂她喝下後,拍了拍她的後背。

陸媽媽擺擺手,抽泣著捂住了雙眼。

“是我的錯,冇看好她。我以為我是為了她好的,誰知道……”

說著,她又哭了出來。

陸爸爸扶住她的肩膀,冇精打采的歎了口氣:“也不怪你,我平時忙於工作,對她疏於管教了。她現在寧願相信外人,也對我們心存芥蒂。”

夫妻兩個都愁雲慘淡。

要是林然是個品行端正的人,那他們也能睜隻眼閉隻眼,可是,林然就是個披著羊皮的狼!

會把陸傾妍啃的骨頭都不剩下的!

陸媽媽捂著臉,眼淚從指縫流了出來,吧嗒吧嗒掉在被子上。

“怎麼辦,我們該怎麼辦啊?就這麼聽林然的話嗎?就算結婚了,就他那德行,婚後肯定會原形畢露的,到時候傾妍該多難過啊!”

“彆著急,我們再想辦法。”陸爸爸腦子也如同一團亂麻,什麼主意都冇有。

稍微一個不慎,林然走了極端,那他們的女兒可就真的悲劇了!

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