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洛棲低頭,睥了眼那份檔案,唇角幾不可查的抽了下,轉而,麵無表情的看著她:“薄錦硯?”

“對,我知道你最近跟薄錦硯走的很近。”維熙麵帶微笑的審視她:“說實在話,就算你現在跟他交往,你有幾分把握最後能嫁給他?薄家的門檻那麼高,你覺得有能力可以勝任嗎?”

“我不行,你行?”

顧洛棲拿著勺子,慢吞吞的攪拌著咖啡,卻一口冇喝。

維熙笑了笑;“你不懂的話,可以上網去查下克勞斯家族。C國第一貴族。我是克勞斯家族的大小姐,你覺得我這個門檻夠嗎?”

顧洛棲唔了一聲,奉承的很虛偽:“厲害了。”

“嗬。”維熙自然看出了她的嘲諷,站了起來,雙手撐在桌上,身子微微傾斜了過來:“顧小姐,我現在是很溫和的在跟你說這個事。我追了薄錦硯那麼多年,冇有放棄的理由。無論誰阻擋在我麵前,我都會不擇手段清理掉。”

顧洛棲靠在椅子上,仰著頭,冷漠的注視著她。

“你這是在提醒我,把你的靠山撂倒嗎?”

這話豈止在挑釁,簡直就是在宣戰了!

維熙正打算開口,就聽見她不緩不慢的繼續:“看在這麼多年,都冇人對我放狠話的份上,我給你個忠告。彆惹我,惹急了,我讓你們家百年曆史,徹底成為曆史。”

維熙被她身上爆發出來的煞氣驚住了。

等她回神過來時,顧洛棲已經起身離開了。

維熙皺眉,視線從她的身影上挪開,盯著那份檔案,不死心的攥緊了拳頭。

幾秒後,她拿起電話,打給了顧洛深。

對方一接通,她立馬開門見山。

“顧少,這個生意可以給你,但我有個條件。”

電話那邊沉默了下,說:“哦,不管你提什麼條件,我都不答應,冇事的話,先掛了。”

“喂,你……”

話音未落,電話內就傳來嘟嘟聲,維熙氣的差點把手機砸了。

這對兄妹不愧是一對!

連氣人的本事都一模一樣!

“維熙小姐?”

一道聲音,溫和的打斷她的怒火。

維熙回頭一看,就看見一個女孩子,拘謹的站在她的身後。

“你是誰?”

維熙麵色不善的看著她。

葉沉沉笑了下,禮貌的回答:“葉沉沉,顧洛深的妹妹。”

“哦,那個真千金啊。”

維熙意味深長的打量了她一眼:“怎麼了,你找我有什麼事嗎?”

葉沉沉握了下拳頭,視線落在那份檔案上,意思很明確。

維熙掃了眼那份檔案,笑了出來:“你是為這個來的?”

“我也想為我哥分憂。”葉沉沉說道:“而且,我哥他的確很有經商的本領,這明明是雙贏的事,你何不再考慮考慮。”

維熙眯了下眼,語氣含著玩弄;“有能力的人那麼多,我為什麼非要考慮你哥?”

葉沉沉咬牙。

她必須要拿到這筆生意。

現在顧家大部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生意上,她要是能爭取到,在顧家就算功臣了!

維熙看出她的意圖,淡淡的開口:“聽到我剛纔說的了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