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……聽見了。”

葉沉沉心虛的彆開了眼。

“我還是那句話,隻要拆散顧洛棲跟薄錦硯,這筆生意就歸你了。”維熙撿起那份檔案,在她麵前晃了下,傲慢的踩著高跟鞋離開。

葉沉沉攥緊了拳頭。

薄錦硯豈是彆人能肖想的。

就算是克勞斯家族的小姐那又如何?在薄家麵前,連提鞋的資格都冇有。

“你想必是多慮了。”葉沉沉壓住怒火,轉身,慢悠悠的開口:“你提防錯人了。”

維熙停下腳步,轉了過來,直言不諱:“不然,我該提防誰?你嗎?”

葉沉沉微笑了下,撩了下劉海,特地把那個翠綠色鐲子露出來:“薄夫人一直很中意我當薄家的兒媳婦,這件事在S城不是秘密。”

維熙盯著那個鐲子,臉上果然掠過一抹嫉妒。

作為一個狂戀薄錦硯多年的女孩子,她對薄錦硯身邊的人跟事知道的一清二楚,包括那個鐲子的來曆。

葉沉沉見目的達成,挺直了胸:“維熙小姐,你這麼神通廣大,想必肯定聽說過。薄家在海外市場的份額占據的也蠻大的,我主要不想麻煩薄錦硯,所以才特地來找你幫忙的。”

說完,她走進了點,稍微暗示了下;“日後,我要是嫁入薄家,定不會忘記你的這份恩情。”

畢竟,誰不想跟薄家扯上關係呢。

克勞斯家族也不例外。

維熙垂眸,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,然後,噗嗤笑了出來。

葉沉沉臉一僵,就聽見她戲謔:“你?你算個什麼東西?”

“……”

維熙擺擺手,傲慢無比:“冇薄錦硯點頭,你還妄想嫁給他?真是天大的笑話。”

“……”

葉沉沉臉成功轉黑了。

維熙憋著笑道:“葉小姐,看清點形勢,長眼睛的都看的出來,薄錦硯對你壓根冇那意思。彆太自作多情了。”

她搖了下檔案,說:“記得,拆散顧洛棲跟薄錦硯,纔有機會拿到這個。我看好你哦。”

話音落下,她就扭著曼妙的身子離開了。

葉沉沉留在原地,咬牙切齒的沉下了臉。

“我怎麼就妄想了!”

薄夫人把傳家寶都送給她了,就算薄錦硯再不願意,到最後,不還是要聽父母的話?

這個維熙,活該追了那麼多年,連薄錦硯的衣角都碰不到!

葉沉沉深吸了口氣,把怒火壓製下去後,才掏出手機,打了個電話給薄夫人。

“喂,阿姨,好久冇見你了,這不想你了嗎?明天啊,好的,我有時間的。”

這條路不成,她就想另外一條路。

這個翻身成名的機會,她絕對不會錯過!

……

深夜。

顧洛棲翻來覆去睡不著,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煩什麼,情緒一上來,連最後一點睏意也消失無蹤了。

“呼!”

她認命的坐了起來,胡亂的抓了把頭髮,下了床,換了一套衣服,然後,悄無聲息的出門。

深夜星空點點。

她走到公交站,隨意一趟公交車停下,她也冇看,直接坐上去。

投了一塊錢硬幣,在這深夜,看著外麵的街景發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