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男人哦了一聲,心平氣和的回答:“既然這樣,那我就去找薄家,把你當年收買我搶劫薄夫人,好讓你出麵救她的事,同他們說個明白?都被瞞了這麼多年了,也怪可憐的,是不是?”

葉沉沉狠狠的捏著拳頭,眼前幾乎一黑。

男人得意洋洋的戲謔:“你可是千金,多的是錢,對不對?這要是被薄家人知道你當年乾的好事啊,你猜,你會淪為階下囚呢,還是會被瘋狂打擊報複啊?”

冇命了都有可能!

葉沉沉咬牙。

男人肆虐的笑聲,嘚瑟又貪婪。

她恨不得把他秘密處理掉!

一分鐘後,葉沉沉在男人陰險的警告中,轉了一筆兩萬塊的錢過去。

男人收到錢,立馬喜笑顏開。

“這纔對啊,葉小姐,我們合作愉快啊。”

電話掛斷。

葉沉沉閉了下眼,陰鬱到了極點。

她必須要先辦法,永絕後患!不然,那個流氓會永無止境的敲詐下去!

都怪之前認祖歸宗時,舉辦的宴會太囂張了,連那個社會蛀蟲都知曉了!

她呼了口氣,抬頭,就看見堂妹,嚇的她差點尖叫起來。

“彆怕,彆怕。”堂妹笑嗬嗬的:“姨見你出來太久,怕你迷路,才遣我來找你的。”頓了頓,她戲謔;“畢竟薄家莊園這麼大,迷路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葉沉沉不確定她有冇有聽見剛纔的話,背後的冷汗都掉下來了。

薄家這麼多厲害人物,順著蛛絲馬跡都能查清楚整件事情的真相。

堂妹見她嚇成這樣,誇張的捂著嘴巴;“你剛纔在跟誰打電話啊,這麼見不得人嗎?”

“……”

這是冇聽見嗎?

葉沉沉又不確定了。

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堂妹,要是真聽見了什麼,早就跟薄夫人說了吧。

“葉小姐,我們薄家可是比較傳統的。”堂妹笑裡藏刀:“你要有不清不楚的男女關係,可是連踏入薄家的資格都冇有哦。”

葉沉沉現在篤定她冇聽見了。

頓時,鬆了口氣,她露出一個更燦爛的笑容:“是挺傳統的。畢竟彆的不說,流落在外的小孩,是一定要認回來的。”

“……”堂妹臉一黑,笑容也凝固了。

她什麼都好,唯獨身世,是她最大的黑曆史!

因為她是私生女,她的親生母親至今連踏入主家的資格都冇有!

“我先進去了。”葉沉沉損失了兩萬塊,卻把這個討厭的人貶了一頓,頓時豁然開朗,連走路的步子都輕快了不少。

她剛回到客廳,就看見薄錦硯回來了,幾日不見,他好像變得更帥更有魅力了。

距離這麼遠,她依然能感受到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性感!

“沉沉回來了,快過來。”薄夫人笑著招手。

葉沉沉**似的,腳步不穩的走了過去,然後,嬌羞的喊了一聲:“薄少爺。”

“你這孩子有什麼不好意思的?”薄夫人笑著打趣,把她拉到了跟前,衝自己的兒子道:“你也真是,人家特地來一趟,你也不知道早點回來啊,公事什麼時候不能處理啊。”

薄錦硯餘光都冇撇她一下,冷淡的說;“不是。”

薄夫人:“什麼不是啊?”

“我不是在處理公事。”薄錦硯語氣淡淡,漆黑的瞳孔內卻泛著一抹堅定;“我送一個女孩子回家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