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啊!老大你冷靜啊!”黎川嗓音都要劈了:“這個代價會不會太大了點啊。”

什麼叫一級追擊令。

江湖規矩,一經釋出,無論誰找到,酬金由找到的人開,數額不限最高值,出錢的則是釋出追擊令的人。

簡單一句話,隻要我找到了,管你是千億富翁還是萬億富翁,讓你破產是秒秒鐘的事。

所以,這麼多年,冇人敢這麼乾。

“我不想等。”顧洛棲眼底冷光四溢:“既然我找不到,那就全世界都來找好了。首屈一指的天才神醫,這點待遇,算是我歡迎他的儀式。”

說完,她直接掛了電話。

兩個訊息冇一個好的。

顧洛棲靠著牆壁,窗外的陽光柔和的灑在她的臉上,卻無法褪掉她的冰冷。

……

薄錦硯這輩子都冇這麼憋屈過。

他一回家,把車鑰匙一丟,直接回到了房間,仰頭躺在了床上。

天花板上墜著一盞華麗的水晶吊燈。

燈光被水晶折射出五彩斑斕的色調,耀眼的奪目。

他目不轉睛的看著,深色的瞳孔如同潑了墨般暈染開。

瘋了不成。

這一天下來,他都做了什麼。

看著顧洛棲被孤立,看她孤零零的離開,他居然動了惻隱之心……薄錦硯抬手,摸了摸心臟,笑意漸冷。

他年少時一戰成名,一路走來,見慣了所有的黑暗與血腥,這顆心早就變硬了。

手機瘋狂的響起。

他懶得拿,點了外放。

景獄大呼小叫的聲音傳來;“你認真的嗎?你真喜歡上顧洛棲了?開什麼玩笑啊。”

“這個女的手段升級了嗎?你可千萬彆相信她,顧洛棲前科累累,根本配不上你的。”

“喂,喂?你說話啊,你該不會……你不會被她拐床上去了吧?老天鵝!你在哪,需要我去救……”

電話被麵無表情的掛斷。

薄錦硯本來就煩,被景獄這麼一吵,心情更差了。

他脫下外套,扯了兩下領帶,把白色襯衣脫掉,正要往浴室走去,手機有叮了一聲,進來一條微信。

他垂眸看了眼,楞住。

熱心市民小顧……是顧洛棲。

叮咚,又進來一條微信。

薄錦硯一張俊美無比的臉緊繃著,他盯著手機看了足足有五分鐘,纔拿起來,點開。

下一秒。

他的手驟然捏緊手機。

隻見螢幕上有三行字。

熱心市民小顧:我幫你想了個一勞永逸的法子,你跟你媽說,其實你喜歡男的。

熱心市民小顧:我覺得你喜歡男的這回事,比起你突然喜歡我,更來的有說服力。

熱心市民小顧:這麼一來,你媽媽也不會逼你跟葉沉沉在一塊了,更不會給你介紹其他女孩子了。

哢!

螢幕裂開一道縫。

薄錦硯臉黑的如同鍋底,他用力的頜了下眼,才把那股快要噴湧而出的怒火壓製了下去。

他真的好久冇碰見這麼上趕著找收拾的人了!

哢哢!

螢幕徹底碎了。

薄錦硯把手機丟開,麵無表情的去浴室,打算衝個涼水澡冷靜下。

不然,他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