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沈如依讚了句,說:“這些東西你們拿回去吧,洛棲不能收的,這太貴重了。”

宋先生急忙道:“不不不,不貴重的!洛棲小姐救了我的妻子,還有兩個孩子,這份恩情,我就算做牛做馬都想報答她的!這麼點東西實在不算什麼的。”

眼看著,宋先生又要鞠躬,沈如依急忙阻止他。

“不是,洛棲經常說醫者救人,有時候也要看緣分。可能洛棲跟你家緣分深,你們不用掛在心上的。”

“你就收下吧。”宋夫人說:“洛棲小姐不僅救了我們母子三人,還把我從孃胎裡帶來的弱症都治療痊癒了。弱症困擾了我三十幾年了,要不是洛棲小姐,恐怕我這輩子都要備受病痛的折磨了。”

沈如依做人實在,哪裡肯收這下。

可被他們這麼說,她一時也找不出話來反駁。

“媽媽,收下吧。”顧洛棲拎著一個盒子,走了出來,遞給了宋先生:“這個送給你們。”

宋先生急忙站了起來,恭敬的雙手接過。

那態度虔誠無比。

他打開一看,眼角狠狠的一抽:“這個,這個是……”

“雲芝。”

顧洛棲想了下說:“有兩百年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宋先生差點冇捧好那個盒子。

他驚恐的看著顧洛棲。

雲芝啊,那可是S國特有的草藥,長在雪山之巔,因為生長所需的氣候極其惡劣,所以,培育難度很大,能超過五十年的,已經很難得了,更何況兩百年的雲芝?

那簡直就是行走的活寶了!

宋夫人也嚇了一跳:“不不,這個我們不能收!”

這一株雲芝,拿到市場上拍賣,估計能賣好幾億!

“冇事,這東西就是拿來吃的。你剛生產完,正是需要進補。但是雲芝太補了,我寫了藥方,添幾味藥材做輔助。”

顧洛棲滿不在乎。

她一手製造出來的‘繭’模擬雲芝生產所需的環境,氣候,氣壓等……迄今為止,已經培育了不少了。

不過,她都捐出去了。

手頭上幾株,都是有百年曆史的。

宋家夫婦相當的惶恐。

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。

沈如依也在一旁勸說,才終於說服他們收下。

宋家夫婦相視了一眼,快速的交流了一個資訊:今天的這些禮品,起碼要翻五倍才勉強可以。

大人比較有話說。

顧洛棲則跟那個小男孩麵對麵,眼對眼。

小男孩看著她,臉倏地紅了起來。

“???”

顧洛棲鬱悶,她長的像暖爐嗎?

“對了,剛纔就想問了。”宋夫人指著桌子的幾張線稿,好奇的問:“沈夫人你對服裝設計感興趣嗎?”

“還好。”

沈如依謙虛的回答。

宋夫人拿起來,認真的看了眼,臉上露出幾分讚賞;“好漂亮的禮服啊。”

“這個還冇完成。”沈如依說:“肩膀的部分,總覺得跟整體很不搭,最近一直卡在這,冇想出來。”

見宋夫人也對設計感興趣,沈如依指著設計圖,認真的跟她交談了起來。

隻要一談起設計,她就跟變了個人一樣,渾身都充滿了魅力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