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撕拉一聲,直接剪開了。

全場都安靜了。

連宋夫人的表情都呆住了,好,好帥氣!

輕紗款的禮服如雲霧般落在地上。

楊麗眼前一黑,反應過來後,直接鋪撲了上去,顫抖著撿起禮服;“你,你乾什麼,你特麼瘋子了!沈如依!你怎麼教女兒的!大垃圾生的小垃圾嗎?”

砰。

一隻腳踩在了禮裙上。

楊麗心跳漏了半拍,下一個瞬間,顧洛棲踩著紗裙,往後一扯。

撕拉。

裂縫更加大了。

有人眼皮狠狠一抽,都不忍細看了。

楊麗呼吸停了下,她顫抖著,扶著自己的衣服,氣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。

下一秒,她倏地一下站了起來:“你!你找死嗎?”

“你說了啊,抄襲狗都該死。”顧洛棲撿起禮服的一角,撫摸著胸口左側的那處刺繡,眉梢掠過一抹玩味:“好巧啊,這個刺繡跟我媽媽十八年推出的‘雲端’係列的鈕釦一樣啊。”

楊麗臉一僵。

“你,你胡說什麼?刺繡太常見了,什麼時候成你媽專屬的了?”

“的確常見,但是這個形狀,冇記錯的話,是我媽特創的,用雙股線更顯精緻,平滑。”顧洛棲嘖了一聲,嫌棄萬分:“隻是,你模仿的很不到位,我媽當初是為了符合時代主題,才搞出了個刺繡。這場時裝秀名稱叫‘熱焰’,是為了展示現代化的藝術,你搞出個這麼古風的東西,是冇其他可借鑒了嗎?”

顧洛棲字字證據。

說的人啞口無言。

沈如依也震驚了。

她女兒怎麼知道這些的?難不成,她看過自己的作品?

“還有這個。”

顧洛棲隨手扯過一套套裙,用力的一拽,撕拉,又一件撕開。

“啊!我的裙子!”

有人慌亂的跑了過來,奪走,看見裙子被撕壞了,臉色都變了;“你是瘋子嗎?”

“抱歉,我不是。”顧洛棲笑的玩味:“隻是,你這裙子上的花紋,是借鑒了我媽在‘晴天’係列跟‘常青’係列的花紋。花紋是兩款的結合。我說的冇錯吧?”

女人臉色也跟著一變。

顧洛棲目光一掃那些服裝。

其他人見狀,嚇的急忙走了過去,護住自己的衣服,生怕她一個喪心病狂,全部給撕毀了。

“行,我不計較了。那就回到老問題。”顧洛棲神色突然一凜,頂著眾人有驚又怒的眼神,慢吞吞的反問:“方纔都有誰,對我媽動手了?”

冇人敢出聲。

每個人都神色閃躲。

“這樣啊,那就彆怪我一個個問過去了?”

顧洛棲說著,隨手抓過一個女人的手腕,另外一隻手伸向了她的衣服。

女人臉色一驚,急忙指著幾個人:“她,她!還有她,她們,跟我沒關係,我冇動手!”

“是嗎?那得罪了。”

顧洛棲鬆開手,還幫她把被捏皺的衣服理平順了。

讓然後,轉身,她身上的氣勢頓時變得更加森冷了。

那幾個被點名的人見了,嚇了一跳,感覺頭頂懸著一把尖銳的刀子,隨時都可能掉下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