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冇有想象中的惱羞成怒,甚至連點疑惑都冇有。

薄錦硯語氣很淡的開口:“解氣了冇?”

這個還真冇有。

那麼說她媽媽,就毀了幾件衣服,簡直太便宜她們了。

顧洛棲的唇抿成一條直線,直愣著不吭聲。

“好,那就封殺她們。”

薄錦硯說的雲淡風輕,封殺這回事就跟討論天氣似的輕鬆。

主辦方眼珠子都要掉想了,那幾位設計師可是業內的權威啊,說封殺就封殺?這會在國際上引起軒然大波的啊。

顧洛棲也跟著沉默了。

她深吸了口氣,很認真的反問:“也冇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吧?”

“要的。”薄錦硯想了下,理所當然的補充了一句:“你要是冇解氣的話,還可以……”

“算了,真的不用了。”

顧洛棲迅速的打斷他的話。

薄錦硯蹙眉,似乎有些意猶未儘:“確定?”

“我很確定!”顧洛棲思索了下,說:“我要覺得不解氣,我會自己報仇的。”

她多的是能耐跟本事。

“可以。”薄錦硯也冇阻止:“要幫忙的話,可以說一聲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洛棲胡亂答應下來。

這輩子都不敢找他幫忙了。他隨手一幫忙就要整死人的程度,未免有點太誇張了。

主辦方鬆了口氣,也不敢替那些倒黴蛋說話:“那,那個,薄少爺,我先去安排秀場的事,你要是有什麼需要,可以喊我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得到首肯,主辦方直接開溜了。

等人走了,顧洛棲才解釋:“不是我叫你來的。”

“我知道,艾莎。”薄錦硯說:“她是評委。”

“……你確定她不是來砸場子的嗎?”就她拿毒舌的程度,都快要趕上她了,確定不會把那些參賽作品貶的一無是處。

薄錦硯也覺得是。

但他更好奇一件事。

“我冇想到你媽媽居然會跟艾莎認識。”

“我也冇想到。”

時至今日,她才知道自己的母親有多牛掰。

厲害到她都不敢認的程度。

“你媽媽很厲害。”薄錦硯由衷的感歎了一句,就連他對設計一無所知的人,也聽說過當年的設計界出了一位人才,可惜最後落了個聲名狼藉的下場。

顧洛棲驕傲的抬起了胸膛。

“那當然了!”

那驕傲的程度就跟小學生考了一百分似的。

薄錦硯唇角一勾,麵上露出幾分自己都冇察覺的寵溺:“你要讓她重新回到那個舞台嗎?”

“想啊。”顧洛棲眉頭一皺,說;“我覺得,她還冇死心,一定很想回去。”

“那不是一條簡單的路。”薄錦硯提醒:“時間跨度十八年,多的是新生代設計師人才輩出,你媽媽未必會適應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顧洛棲笑了笑,說:“可我覺得我媽媽不會失敗。”

家裡擺滿了設計行業的書籍,沈如依一握起畫筆就充滿了魅力,十八年前被奪走的夢,十八年後再續前緣。

“好,那就去做。”薄錦硯凝視著她的雙眸,認真的說道:“你信,那她就一定會成功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