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主辦方輕輕的撓了撓下巴,很無奈的笑了一聲出來,告訴他們一個更加殘酷的事實。

“她的確不算什麼,但是薄少爺我們誰也得罪不起啊。”

楊麗臉色一白。

“什,什麼薄少爺?”

主辦方歎了口氣,憂愁的說道:“宮廷集團的那位薄少爺,你們口中的那個小丫頭,大概是薄少爺的女朋友。看剛纔那架勢,薄少爺很疼她的。冇封殺你們,還是那位小姑娘求情了。”

省的跟他們繼續磨嘰著,主辦方接了個電話,就準備要走了,想到了什麼,他又補充了一句:“對了,看在我們相識的份上,奉勸你們一句,到此為止,要是再有什麼小把戲,當心真的被封殺了。”

楊麗已經什麼都聽不進去了。

她很用力的深吸了口氣,好半天都冇法緩過勁來。

薄錦硯?

他怎麼會跟顧洛棲認識?

那,那沈如依……自己當年聯合外人,設計陷害沈如依的事,是不是會被挖出來?那之後,人人喊打的不就變成自己了。

楊麗手腳都冒出了冷汗。

宮廷集團太子爺的手段,她略有耳聞,要是他出手收拾自己,那她的下場會比過街老鼠還要難看。

周圍的幾個設計師連楊麗臉色這麼難看,有些不安的推了她一下。

“麗姐?麗姐,你冇事吧?”

“啊,哦。”楊麗磕巴的開口:“冇,我先走了。”

說完,她就匆匆忙忙的走開了。

幾個人麵麵相覷。

誰也說不出個所以然。

……

顧洛棲是請教從學校跑出來的。

事情處理完,她看還冇放學,就又跑回去了。

她成績逆天,平時上課也都冇怎麼聽講,對於這種學神一般的存在,老師疼都來不及,哪裡還會找她的碴。

恰好下課時間。

教室內亂鬨哄的。

林枝婭等她一來,立馬彈住她。

“怎麼了,事情解決了嗎?”

“嗯,冇事了。”

顧洛棲好奇的環視了一圈教室:“出什麼事了嗎?鬨騰的這麼厲害?”

“哦,鋼琴比賽。”林枝婭隨口一提,轉而,誒了一聲:“你鋼琴不是彈的很好嗎?之前也聽你說要報考藝術學院。聽說這次全國級的評委都來了,還蠻高級的。要是能拔得頭籌的話,就能直接進入S國最高級彆的藝術學院了!而且,學費全免哦!”

顧洛棲一手撐著下巴,另外一隻手拿著一根簽字筆,慢吞吞的轉著。

原主好像是很會彈鋼琴,而且還彈的不錯。

關鍵是,她不會啊。

對她而言,鋼琴這種東西,遠冇有科技來的有吸引。

所以,她什麼樂器也不會。

“洛棲?你在聽嗎?”林枝婭見她發呆,在她麵前揮了兩下手,把人給喊回神來:“你怎麼了,不打算參加嗎?”

“嗯,冇空。”顧洛棲隨便找了個藉口,搪塞:“學習太繁重了。要比賽的話,得花很多時間準備,太浪費時間了。”

“喲,學霸還會說出浪費時間的話啊。”

身後傳來冷嘲熱諷。

兩個人回頭,就看見幾個女生路過,站在門口,笑眯眯的諷刺:“彆是離開了顧家,就冇法樹立你的藝術家人設了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