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的什麼行為?”

顧洛棲不依不饒的反問。

方老師後背都快被冷汗給浸透了,她小小的呼吸了下,冷靜的開口:“我看你鬼鬼祟祟的,而且,這首曲子實在是太完美了,我不得不懷疑你作弊。”

“就這樣嗎?”

顧洛棲挑了下眉,上前了一步,幽幽的開口:“第一名不也很完美嗎?你怎麼不去查她呢?”

葉沉沉臉色一白,僵硬的反問:“顧洛棲,我替你說話,你居然要把我也拉下水嗎?”

顧洛棲根本連個眼神都懶得給她。

看著已經手足無措的方老師,笑著提醒:“而且,有誰看到,那個錄音筆是你從琴蓋裡翻出來的,而不是你自己事先準備好的呢?”

“你胡說什麼?”

方老師直接拍了下桌子,惱羞成怒的站了起來:“我跟你有什麼仇,我有什麼理由陷害你?”

“理由的話,也是有的。以為你是葉沉沉的老師啊。”顧洛棲手指著葉沉沉,臉上的最後一點溫度也消失不見了。

會場又一次掀起軒然大波。

台後。

林枝婭咬牙;“又是她,這個女的冇事吧,怎麼老是要陷害洛棲啊!”

謝霜揚臉色也很難看。

他以為葉沉沉再可惡,也做不出這種事來,現在看來,她是要毀了顧洛棲啊?

“你以前什麼眼光啊!?”林枝婭忍不住遷怒:“這樣子的女孩子,你居然還當做女神?”

謝霜揚的臉色也很難看。

“好了,算了,不要說了。”盛揚拍了下謝霜揚的肩膀,安慰他道:“不是你的錯,我以前也不知道葉沉沉居然是這種人。”

盛揚發話,林枝婭這才稍微冷靜了點。

她冷哼了一聲,不悅的嘀咕:“你們男人就是容易被美女矇騙,我一眼就看出來葉沉沉就是個綠茶婊。”

台上對峙還在繼續。

葉沉沉也慌了。

她握著拳頭,激動的反駁:“你胡說什麼?我跟老師為什麼要陷害你?”

“這就要問你啊。”

顧洛棲冷淡的反駁回去:“我也好奇,你到底是有多無聊,纔會一次次的在我麵前犯賤!”

這話很難聽。

在場的人卻都震懾住了。

林枝婭肩膀瑟縮了下,小小的問身旁兩個人:“完了,她,她這是真的生氣了?”

顧洛棲滿臉壓抑著怒容,一步步朝也沉沉走了過去;“無光,我在學校琴房也彈過幾次,有心的話,要錄音也是輕而易舉。要說我作弊,可以啊,隻要能說明那個錄音是我的,我就認,隻要你們拿的出證據。”

每個字都在理。

現場的氣氛逐漸變了。

就連評委也嚴肅起來了。

“方老師,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”

方老師臉色蒼白,唇都在哆嗦著。

為首的評委見她不說話,嚴肅的反問:“你是不是跟葉同學串謀起來,陷害顧同學?”

那支錄音筆的確疑點太多了。

會場內,有學生有家長。

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那兩人身上。

她們一下子成為了眾矢之的。

葉沉沉知道自己要說點什麼來反駁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