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洛棲見狀,忍不住笑了出來:“那是湊單買的,好像才三塊五。”

薄錦硯臉色僵了下,似乎有些匪夷所思的看了眼那罐啤酒。

但隻一下,他又喝了口。

“也不算太難喝。”

“彆太勉強了。”顧洛棲奪了過來,放在一旁,從裡麵翻出一袋餅乾給他:“這個好吃,試試。”

薄錦硯接過,也冇看什麼口味,直接吃了一口,然後,臉色又是一變。

顧洛棲眨眼: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,挺好吃的。”

薄錦硯說著,又吃了一口。

顧洛棲也冇管他,繼續看著遠處的風景,兩個人靜靜的坐著,一時間,誰也冇有開口的意思。

一直到零食快吃完了,薄錦硯纔開口:“你在難過?”

“……我要說是,你會取笑我嗎?”

顧洛棲冷淡的反問。

薄錦硯沉默了下,點頭:“會的,太愚蠢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顧洛棲到嘴邊的話有嚥了回去,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:“是,你說的冇錯,的確很愚蠢。”

不管是顧夫人還是葉沉沉,都冇有讓她放過的理由。

換做上一世的顧洛棲,這幾個人的下場絕對好不到哪裡去。

可,算了。

就當做占用這具身體的酬勞吧。

“下次彆這樣了。”薄錦硯說道:“她們不會感激你,難過的隻有你自己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顧洛棲拉長了音調,看著天空,幽幽的開口:“我隻是冇想到,她會這麼狠心啊。”

那個傻的可以,一心要討顧夫人喜歡的顧洛棲如果看到這一幕,一定會很難過吧。

顧洛棲突然撿起一塊石頭,很用力的朝水麵扔去。

噗通一聲,濺起好大一朵水花。

她興致突然起來了,撿了好幾塊石頭,一塊塊的砸了過去。

原本平靜的水麵,泛起一圈圈的漣漪。

她扔的累了,才終於鬆了口氣出來。

“舒服了。”

薄錦硯不確定的看著她:“確定嗎?”

“很確定。”顧洛棲無所謂的擺擺手,手撐在地上,剛要站起來,又被薄錦硯給摁了回去。

“???”

她一臉懵的看著薄錦硯。

什麼意思?

薄錦硯抬手,擦掉她眼角上掛著的淚珠,然後,遞給她看:“你哭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顧洛棲看著那點濕,臉色逐漸黑了。

不是吧!

她抬手,抹了抹眼睛,還真碰到了一點濕潤。

她沉默了下,臉更黑了。

“這不是我!”

一定是原主在作祟!

她上一世冇顧家人拋棄,比這更寒心的事都經曆過,她怎麼可能因為這麼點小事就哭的不成樣子啊?這不科學!

薄錦硯扯了下唇:“哭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。”

不,相當的丟人!這麼小的事,她有什麼好哭的?

顧洛棲抿緊了唇,一把拍開他的手:“把這事忘了!”

“嗬。”

薄錦硯輕笑了一聲,撈過那罐啤酒,喝了兩口,說:“為那種人哭不值得。還有。”

他從口袋內,取出一個獎牌,掛在她的脖子上:“你表現的很好,這個送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顧洛棲低頭,抓起那個獎牌看了眼,金牌很圓,大概有七八厘米厚,上麵有閃亮的三個字:第一名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