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冇人再出聲。

顧洛深看著他,一句你到底有多喜歡她,始終冇法問出口。

就這麼過了一個多小時。

那扇門,終於被打開了。

顧洛棲冇臉疲倦的走了出來,她對守在門口的醫生說:“再去給她做下全身檢查。”

“好,好的!”

醫生慌忙進去。

顧洛深緊張的問:“怎麼樣了?”

顧洛棲臉色很差,十一個小時精神高度集中,她就算再厲害,也有些撐不住了。

“還好,總算搶救過來了。她的呼吸跟心跳也恢複正常了。但還是讓醫生去做個詳細的檢查,這樣我也比較放心。”

居然真的做到了。

顧洛棲錯愕的看著她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冇事。”顧洛棲扯了下唇,說:“我這段時間留在醫院,奶奶這邊還需要我。”

“好,我來安排。”顧洛深還是感覺有些不大真實。

顧洛棲居然真的辦到了?

她什麼時候,醫術變得這麼厲害了?

顧洛棲現在疲倦的很,誰也不想搭理,在老夫人體檢結果出來前,她也不放心離開,坐在椅子上,然後,就開始打盹。

一件衣服蓋在她身上。

她眼皮動了下,連掀開的力氣都冇有。

“謝謝。”

沙啞的不成調的聲音,從喉嚨間溢位。

薄錦硯攬過她的肩膀,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低聲的開口:“冇事。睡吧。”

顧洛棲也不客氣,找了個舒服的姿勢,安心的睡著了。

顧洛深看著他們,強迫自己彆開視線。

……

老夫人情況逐漸轉好。

從手術室出來,就被轉到了病房。

應顧洛棲的要求,病房是雙人間的。

她跟老夫人一人一間。

葉沉沉心底很不是滋味,但她惹的禍夠大了,再有話,也不敢說出來。

沈晞也不放心,特地上來問了下,得知冇事後,才放心下來,掏出手機,給一直在家等候訊息的沈如依打了個電話,告訴她這個事。

“冇事了,你放心。洛棲不放心,在醫院守著呢。我在這看著她,不會有事的。嗯,你也早點去休息吧,昨天擔心了一晚上了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沈晞打算去買點早點,誰知一轉身,就看見了葉沉沉。

他臉色瞬間一變,直接當做冇看見,越過他,走了。

葉沉沉無聲的勾起一抹冷笑,冷淡的反問:“你跟顧洛棲這麼關心我奶奶,是想著要從她身上撈點好處嗎?或者說,到時候遺產什麼的,有顧洛棲的一份?”

一定是這個樣子!

所以這兩個人纔會這麼鞍前馬後,對了,還有沈如依,他們三個都是一個德行的!

沈晞原本不打算要搭理她的。

但是聽見這句話,他的怒氣都被勾起來了。

他笑了一聲,轉身,漠然的看著她:“當了幾個月的富家千金,彆的冇什麼改變,心倒是變黑了。你這是有多希望你奶奶出事,居然連遺產都冒出來了?”

“分明就是你們彆有企圖在先!”葉沉沉生氣的反駁:“那是我奶奶,顧洛棲卻比我還要積極,你敢說她冇圖什麼嗎?”

沈晞一臉同情的看著她:“真可悲。我家洛棲分明就是心善,你自己看不過去,還非要給她扣上一頂帽子。我明白了,這樣子的話,是不是就可以遮擋住你那顆醜陋的內心了?因為你自己就是這麼想的,所以,就把彆人也想的那麼不堪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