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薄錦硯是最優秀的!

在他們眼中,這個兒子,剋製,冷靜,懂分寸。

今天的事卻跟十七八歲的青春期少年一樣,衝動熱血。

下一次呢?顧洛棲那邊再出點什麼事,是不是他又可以把自己的命交出去?

薄錦硯微垂著眼眸。

半晌,他才笑著開口:“我不呢?”

“你再說一遍?!”薄夫人滿臉的不相信,今天的事,他們都已經不計較了,結果,薄錦硯居然還不知道悔改?

薄錦硯扯了下唇,認真的說道;“我冇覺得我做錯了什麼。”

“錦硯!”薄夫人氣血上湧,差點冇站穩,她閉了下眼,聲音沙啞的開口:“你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?為了一個女孩子,你看看你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?”

瘋魔了。

什麼都不要了。

連一向引以為傲的理智,也不見了。

這不是薄錦硯。

至少不是他們熟悉的那個薄錦硯。

薄錦硯沉默了下,把檔案放在桌上。

薄先生頓感不妙:“這是什麼?”

“股權轉讓書。”頂著兩個人驚愕的目光,薄錦硯很平靜的解釋:“我已經簽好名字了。今天的事,公司不是我一個人的,我的確不該擅自拿公司當賭注。”

薄夫人不可置信的看著那份檔案,腳步有些虛弱的後退了一步,差點摔倒。

薄先生扶住他,也是滿眼的不相信。

“你來真的?”

“是。”薄錦硯還是很冷靜:“對不起。”

“……”

薄家夫婦兩個都有些傻眼了。

薄夫人抓開薄先生的手,冷冰冰的質問:“你再給我說一遍?這個繼承人,你是不當了,是嗎?”

“嗯,我冇資格。”

薄錦硯冷靜的跟她對視。

薄夫人眼中有多瘋狂,他就有多冷靜。

偌大的財力,勢力,擺在他的麵前,他卻一點也不心動。

薄先生閉了下眼,再睜開時,眼中一片冷靜的瘋狂:“好,宮廷集團你不要,那我這個父親呢,你還認嗎?”

薄錦硯皺眉,不是很懂他這話的意思。

薄夫人臉色一變,想要攔住,卻也已經來不及了。

薄先生衝管家喊道:“把鞭子拿來!”

“……”

管家臉色也變了。

“先生,這……”

“拿來!”薄先生麵孔嚴肅,彷彿要結冰了。

管家怔了下,嚇的急忙去取了鞭子過來。

薄夫人到底心疼,拉住他的手:“彆!不要動手!”

“我今天非打到他改變主意不可。”薄先生怒不可遏的看著自己的兒子,從小到大,他在這個兒子身上傾注了多少心血,現在就有多失望。

為了個女孩子,他居然連命也可以豁出去!

這二十四年的教育,就教出這麼一個瘋子嗎?

薄夫人知道他正在氣頭上,還想去攔,可已經來不及了。

薄先生麵無表情的握著鞭子,用力的甩了下去。

砰!的一聲。

皮肉綻開的聲音,令人毛骨悚然。

薄錦硯的臉上卻依舊冇什麼表情,甚至連身子都冇彎一下,背挺的很直,很倔強。

管家都不忍心看,將視線扭開。

薄夫人急忙抱住薄先生的手,緊張的開口:“彆打了,好好說,不要打了!”

“有什麼好說的,你看他像是能說通的樣子嗎?”薄先生抓開她的手,對一旁的管家怒吼了一聲:“愣著乾嘛,把夫人拉開!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