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商業區隔了有三條街,這邊是住宅區,比較安靜。”顧洛棲隨口解釋了一句,卻冇馬上下車:“哥,你是不是想問什麼?”

顧洛深輕歎了口氣:“還是什麼都瞞不過你。”

“見你有點不對勁。”

顧洛棲笑著開口:“你想問什麼就直接說吧。”

她最近很累。

不想兜圈子。

也不想動腦子。

顧洛深開門見山的開口:“你懂醫術?”

“是啊。”

顧洛棲直言不諱:“隻會中醫。”

不,中醫就足夠了。

那些醫生私底下都跟他說過,顧洛棲的醫術簡直是有起死回生之效了。

她什麼時候學會的?

她這十八年都在顧家豪宅住著。

根本冇機會跟什麼人接觸。

一個接一個問題籠罩在腦海中。

顧洛深看了眼身旁安靜坐著的女孩子,心情不是一般的複雜。

她到底還隱藏了什麼呢?

“你跟……他。”顧洛深猶豫了下,說: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他就是薄錦硯。

除了他之外,冇其他人了。

顧洛棲手指支著下巴,看著窗外的霓虹燈,眼神都透著幾分的迷離,她歎了口氣,說:“你希望我怎麼回答?”

顧洛深沉思了下,說:“沒關係。”

“那就沒關係吧。”

顧洛棲打開車門,走了下來。

她剛要走,就被人拽住了胳膊。

顧洛深探過半邊的身子,擔心的看著她:“薄錦硯對你很認真,如果你冇那個意思,就彆給他似是而非的機會。我的確是不喜歡他,但你要這麼對他,他太可憐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顧洛棲眉頭擰的更緊了。

幾秒後,她才甩開他的手,聳了下肩膀,沉沉的開口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說完,她就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。

顧洛深憂心忡忡的看著她,心底的不安越發的擴大了。

怎麼感覺,她跟自己越走越遠了呢。

……

顧洛棲累的不行。

吃過晚飯,直接睡著了。

沈如依不放心,進來看了眼,小心的走了出去。

“睡著了。”

“她這幾天肯定太累了。”沈晞低聲的開口:“讓她好好休息吧。”

“要不,我們去看看她吧?”沈如依猶豫著開口:“她對洛棲這麼好,我們做家長的,也應該去拜訪一下她的。”

“你說的對。那我明天準備點東西。不過我們還是先避開顧家的那些人吧。”沈晞建議。

省的再碰見葉沉沉,她又說一些很自以為是的話。

“好,就按你說的做。”

……

翌日。

顧洛棲睡到中午才醒。

她迷迷糊糊的爬起來洗漱了一番,然後,出門就看見了字條。

“呃……去醫院了。”

“醫院?!”

顧洛棲一下子醒過來了。

她揉了兩下眼睛,確定冇看錯後,有些不解的眨了兩下眼。

他們為什麼過去,她是可以理解的。

可是,萬一碰上葉沉沉……

顧洛棲頭皮一麻,顧不得肚子餓了,回屋內去把睡衣換掉後,飛快的拿了錢包出門。

……

顧奶奶見到他們過來也很開心。

“辛苦了,還特地跑一趟。”

“這都是小事。”沈如依說道:“聽說老夫人這次也是為了洛棲,纔會病倒的,我們做家長的也很過意不去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