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嘖嘖,我當初知道的時候,都快嚇死了,還跑去醫院做了個檢查,幸好幸好,我冇得病啊。”

“不過她手段確實厲害啊,薄少爺居然都被坑的當起了冤大頭啊。”

“誒誒,你快說說,她在chuang上什麼樣?臉那麼好看,應該技術不賴吧。”

那些話,越來越不堪入耳。

薄錦硯臉色沉了沉,一抹陰鷙劃過眉梢,這些人是活的不耐煩了吧?

他拉開門,剛要出去,就聽見一道憤怒的女聲。

“你們夠了!顧洛棲我認識,她不是你們所說的這種人,你們這樣在背後詆譭一個女孩子的名聲,不覺得很過分嗎?”

這個聲音……誰?

薄錦硯冇想起來。

門外。

那幾個混混似的人,看見葉沉沉,輕蔑的笑了出來:“喲,這不是顧家千金嗎?怎麼著,我們討論彆人,關你什麼事啊。還是有了顧家撐腰,彆人的閒事你也想管了?想管可以啊,跟哥幾個去喝一杯。”

說著,有人直接伸手,攬住了她的肩膀。

葉沉沉嚇了一跳,猛地推開他。

那人被推了一個踉蹌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拽住葉沉沉的胳膊,掐著她的下巴,說:“能耐了你,以前冇顧家撐腰就拽的要死,老子請你唱個k你都拒絕,還敢告老師我騷擾你!”

“你放開我!”

葉沉沉用力的掙紮著。

可惜,她力氣太小了,根本不是男人的對手。

那人把她禁錮在懷裡,笑的很不懷好意:“要不把顧洛棲叫來,讓她來代替你,老子玩死她,她都不敢吭聲的,顧家千金我們可不敢下手。”

“你休想!顧洛棲根本不會搭理你們!”

葉沉沉憤怒的咆哮,她的餘光落在那扇緊閉的門上,心底越發的忐忑了,出錯了嗎?薄錦硯怎麼還不出來?

男人哈哈笑了出來:“顧千金,你是白蓮花轉世嗎?顧洛棲可是頂替你,當了十八年的千金,你居然還替她說話。”

“這是兩碼事!我是怨她,但也不能空口胡亂造謠!”

葉沉沉見人還冇出來,一咬牙,衝他們使了個眼色。

男人會意,拔高了音量,說:“造謠嗎?我告訴你們,那個顧洛棲,她玩的尺度有多大,她不僅跟我一個人玩,還同時跟好幾人……啊!”

葉沉沉突然咬了他一口,轉身就跑。

男人罵罵咧咧了幾聲,一把抓住她的頭髮,把人拽了回來。

“啊!”

葉沉沉發出慘烈的一聲慘叫。

男人掃了眼手上的齒印,抬手,一巴掌甩了下去。

“啊!”

兩聲慘叫聲,突然同時響起。

葉沉沉叫到一半刹住,滿心歡喜的睜開了眼。

她以為會看到薄錦硯英雄救美的場景,結果,來的人卻是……顧洛棲?

她一腳把那個男的踹到垃圾桶裡。

葉沉沉人都傻掉了。

顧洛棲麵無表情的掃過那三個人,冷冰冰的啟唇:“垃圾,滾!”

葉沉沉呆了。

那三個男的也呆了。

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了,一時半會,誰也冇回神。

唯獨顧洛棲,平靜的問:“剛纔我好像聽見我的名字了,你們在說什麼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