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洛棲一頭霧水。

什麼情況?

霍於晨也用力的咳嗽了兩聲,然後,委婉的提醒:“反正就是,你混到舞女的隊伍中去吧,這樣子呢,就可以趁機接近幕後黑手了,然後,順便知道對方到底是誰。”

顧洛棲原本也是這麼打算的。

因為那兩棟樓之間的距離有點大,她擔心自己跳到一半就會自由落體了。

代價稍微大了點。

“知道了。冇事掛了。”

霍於晨又咳了一聲,更委婉的提醒:“如果有人要對你做什麼的話,你往死裡打就對了。”

“???”

顧洛棲正要詢問,結果,那邊霍於晨就把電話給掛斷了。

“莫名其妙。”

……

地下城內。

所有通道都被封閉了。

外麵要闖進來,估計一時半會也很難了。

男人沉默的掃了眼四周,口罩下的那張臉泛著森白的冷意。

能搞出這麼大的陣仗的,隻有那麼幾個人。

看來霍於晨還真是得罪了不少人啊。

“到了。”

帶路的人指著裡麵,幽幽的開口:“賀教授,進去吧。”

賀雲嚥了下口水,不經意的看了眼身後的男人,得到他的眼神暗示後,才鼓著勇氣,打開了門,走進去。

屋內,簾子遮住了男人的半張臉,他端坐在沙發上,雙手交疊,姿態散漫又悠閒。

“東西帶來了嗎?”

“帶,帶來了。”

賀雲嚥了下口水,在男人的示意下,坐在了沙發上。

他的身後,站著男人跟司機。

門關上。

賀雲都快嚇哭了,他深吸了口氣,說:“那,那個,你你能保證我的安全嗎?現在外麵都在找我!”

男人修長的手指,微微動了下,戲謔道:“這是自然的,東西呢,給我。”

賀雲也冇那麼傻。

他咬了下牙,顫抖著問:“你,你拿什麼保證?”

話音一落。

屋內的氣氛陡然變了。

賀雲又嚥了兩下口水,大著膽子道:“你,你不能口頭保證,總要給我點實質性的依據,不然我怎麼相信你?”

男人往後一靠,發出兩聲戲謔的笑聲。

“嗯,所以,你這是要跟我談條件?”

“不,不是。”賀雲抹了把冷汗,弱弱的說道:“我就是要求個心安。”

“放心,我對你冇興趣。”

簾子後的人玩味道:“我說了,我對項目的策劃人感興趣。”

賀雲不是很想把保命的東西交出去。

可是,身後被人輕輕的戳了一下。

他身子一僵,喉嚨上下滾動了下,這才猶豫著把一個小U盤,交了出去。

男人拿過U盤,插入筆記本,點開一一瀏覽了過去,越往下看,他的笑容就變得越深。

“不愧是她,還是這麼精緻的完美主義者。”

賀雲聽他那麼一說,低聲的說道:“那個策劃人,我不知道是誰。甚至,懷疑過冇這個人。”

“有。”

男人信誓旦旦的開口:“冇她的話,這個項目根本啟動不了,你們那麼多人加起來,都比不上她的智商。”

賀雲背後的人聽出他的話中透著欣賞,內心的疑惑更加大了。

,content_num-